机智勇闯敌人封锁线

时间 :2016-07-20 作者 : 来源:黄振坤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这里记述的是70年前,原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中队长黄欣牧,他乔装为国民党官员“新官上任”,机智、勇敢地闯过敌人封锁线。

1945年深秋时节,一天上午10时左右,天气晴朗,红日高照,有点炎热。这时,在南山管理局所在地——两英圩(今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通往惠来县华湖的雷岭公路上,一顶“腰”大轿为两个上衣脱后缚于裤腰头的“轿夫”扛着从南向北行进。轿的前头约30米处先走着2名身穿便衣,手持“驳壳”枪的“尖兵”。轿后跟着是两个肩挑行李的“挑夫”。最后是4个国民党军人装扮的“卫兵”。这支队伍从大南山的林招方向沿公路而来,他们浩浩荡荡地走到两英圩南侧的公路大桥头。桥南头西面是一宗卖饮食的路边店铺,东侧约100米处为“两英警察署”。当这支队伍走到临近店铺时,坐在轿里的人伸手摘下钩于轿门右边的手杖轻轻地对轿杆敲了几下,并高声说:“歇轿!歇轿!”随人(口头语:各人)到店铺食碗点心。”示意所有的人在此休息一下。当然,这是整个行程计划中的重要部分,于是,“尖兵”闻声往回走,“轿夫”把停放于店铺门前右侧的公路旁,解开缚于裤腰的上衣拭擦脸上的汗珠。一行人除留二名“卫兵”陆续在轿旁警卫外,其余分头走进店铺,分别要了吃的东西,有的蹲在店铺椅上,有的手捧食物边到店外吹(望)风。因为“卫兵”们在这里的地位仅次于主人之后,为了显示轿中主人的尊贵,便各自拿出高档香烟吸着摆阔气。不久,从警察署那边走来二名荷枪实弹、穿乌戴黑的警察。他们走近大轿边趋前作检查状,(二名“卫兵”则跟在他们后面像在“监视”。)窥视轿里坐的是什么人?只见是一个“官员”模样,身穿一套衣衫礼服,头戴的通帽拿在手里放于膝盖之上,架着一副乌晶眼镜,胸前别着一块圆形大徽章,明显可以见到“潮普惠南戡乱×××”字样。警察窥视片刻,见“官员”悠闲自在,若无其事地正在闭目养神斜躺着。也许眼见其人佩带的那块徽章衔头不小,起码是个比南山管理局长还大的官,故才对他们这两个局里的“亲丁内将”连一眼都不看,且一班随员,尤其是卫兵,也有“仆随主大”的派头,并没有任何“老八”(时人们对共产党的代称)的可疑之处,便拖着慢步往回走了。这边吃好点心的人,又按照原来的序列:尖兵——扛轿——挑夫——卫兵先后起步,不慌不忙用中等速度通过两英圩公路大桥,继续向潮阳方向走去。

轿中“官员”是谁?他就是“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第三大队第五中队”队长黄欣牧,籍贯普宁西社乡人,1922年生,193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历任西社党支部书记、游击队班长、分队长、中队长。此时,日本刚投降,但内战又起,驻于惠来县五福田的国民党挺进队准备前往普宁县流沙一带集结,妄图围攻大南山,消灭抗日游击队。我方获得情报后,决定组织到跳坑山道伏击,以阻敌来普宁,保护大南山游击根据地。9月21日(农历八月十六日)凌晨,我游击队集合到分水仔村,此地距跳坑7华里,3时左右队伍开始出发,不到一个小时指战员几百人便进入阵地,分散隐蔽到路的两边山头上。此时,山上芳草萋萋,松树苍郁,人卧下去便不易被发现。游击队在路上埋设地雷,把导火线接上山头,山头不高,距敌人通过的山路只有30米左右,游击队埋伏后从早晨到中午,又从中午到太阳斜西均未发现敌人动静。次日(22日)游击队又继续设伏,但敌人依然没有来。直到第三天(农历八月十八日)上午10时左右,敌人果然来了,当进入伏击圈时,信号枪 响,地雷的爆炸声连续不断地震撼着山谷的时候,战士们一个个似猛虎般的投入紧张的战斗。机枪声、喊杀声、手榴弹和地雷的爆炸声混成一片,杀声震天。敌人惊恐万状,纷纷往路旁的草丛里钻。但是,他们经过一阵惊慌失措之后,凭着十几挺轻机枪的优势装备,用猛烈的火力向我方扫射。由于敌我装备悬殊,故我方只有杀伤敌人,未能消灭敌人。最后,残敌向流沙方向逃遁,游击队也撤离阵地。在这场浴血奋战中,作为中队长的黄欣牧身中7弹,幸他戴着一个从日军缴获来钢盔护着头部,受伤的只是四肢和臂部。但他负伤后机警地从半山腰滚下山坑的一处杂草和乱树的“刺丛”里隐蔽起来,并把两支手枪的子弹都上了膛,准备决一死战。恰在此时,坑下又有一个人往山上冲,可能敌人是误认为是他重新冲上去,便慌忙地撤走了。下午,他躲在乱草里等待救援,有一次听见外面有动静,立即紧握双枪准备战斗;但却是敌人的便衣强押着一队民夫前来收尸,他们收完尸便走了。待到当晚接近午夜,他忽然听到外面有些动静,估计是自己人来寻找他,他便呻吟几声,让前来救援他的樟树坪民兵队长听到了。民兵队长边拨乱草边向后面传话:“老中在这里!(老中是当地人对这个中队长的昵称),立即被他们用”铺板”抬往白水山坑的大窝二支野战医院救治。时医院政治指导员杨君勉(澄海人,“文革”前后任“汕头精神病院副院长)为他主治。经过20多天的治疗后,由于形势十分严峻,游击队主力转移,野战医送院伤病员必须全部疏散到平原找地方隐蔽继续治疗,但大南山区已被敌军重兵把守,岗哨林立,层层封锁,时黄欣牧被安排到敌占区潮阳某地。但因伤重未愈,行走不便,故转移时便化装为国民党官员“新官上任”,以麻痹敌人,通过敌人封锁线。进入潮阳境界后,沿途在地下党组织紧密配合下,他们再次化装,最后胜利到达目的地——铜盂某学校。

黄欣牧在铜盂掩蔽后,经过三个多月的治疗和休养,于1946年2月被党组织派往惠来县涂田乡(又称“图田”)以教书作掩护,继续开展党的工作,开始隶属于中共潮阳县委领导。当年3月,中共惠来特别支部(县级)成立,黄欣牧被任命为“支部书记”(见《中共惠来县组织史》)。

解放后,黄欣牧经广东省民政厅批准:定为:“三等甲级革命残废军人”,发给《革命伤残军人证》,享受“荣残军人”待遇。

1980年10月8日,黄欣牧在普宁大长陇中学工作期间,亲自带我到两英圩公路大桥南侧,具体介绍他当年乔装“新官上任”脱险的全过程,其中原“警察署”已改为“中国农业银行两英营业所”。

黄欣牧机智勇闯敌人封锁线,是经过周密安排的一次转移行动,其随员和“轿夫”“挑夫”都是经过认真挑选的,由机智、勇敢、善战的游击队员组成,且都是携械的,只是武器用小型手枪便于藏在身上不易暴露而已,其实,这也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