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反“清乡”斗争的胜利

时间 :2016-07-20 作者 : 来源:陈正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1945年夏天,抗日战争正处于节节胜利之际,我党在全国各地进一步发动群众参加抗日武装斗争,不断壮大抗战力量,巩固根据地。中共潮汕党组织也在遭国民党破坏后重新恢复活动,配合全国发动和组织群众起来开展抗日斗争。而国民党顽固派却不顾抗日大局,对积极组织领导群众进行抗日的中国共产党恨之入骨,在全潮汕发起一场所谓的“清乡”运动,旨在清除和消灭共产党地方组织。

1945年5月的一天清晨,国民党派出一伙特务,窜进占陇交丙坛村,抓走了该村共产党地下组织的负责人陈欣丰(又名陈伯年)。当时,陈因妻子刚产下一女婴,在家护理。陈被捕后,留下刚产育的母女无人照顾。地下党组织存下的同志正为此着急。当天晚上,在旱塘乡任乡长的同村人陈儒圆回村来,经询问才知这不只是抓欣丰一人,而是国民党在全潮汕“清乡”的开始,国民党当局还在查问一个“拐”(跛脚)和“胡”的人(指陈焕新同志)的下落。地下党组织在家的陈超仙、陈欣正闻讯立即商量,认为必须通知在外地工作的陈焕新、陈华同志立即转移,以免再陷敌手。并即选定陈正和陈德华分别前往通知。陈焕新在揭阳东仓学校,陈华在潮阳长腹湖学校。由于陈华的五弟德华年尚幼,只好写一小字条,要其亲交胞兄,不准外泄。字条写上“全面清乡,应即安排”。

第二天一早,陈正和陈德华分头出发,从普宁交丙坛到揭阳相距80华里,全靠步行,待陈正赶到东仓时,已是下午3点多钟。陈正与大兄见面时,要求先行离开学校再说明情况。结果,转移到附近一个小村后,陈正才告诉大兄焕新说:“陈欣丰已被捕,同时据乡长陈儒圆透露,敌人在潮汕全面‘清乡’,并四处寻找一个‘拐’和‘胡’的人,你有这个特征,应多加注意,最好今后出门不搭船(揭阳水路多,有船可乘)就得乘轿,以免这二个特征被识破”。接通知后,焕新即离开东仓,在党组织安排下,转至汕头福埕一柴炭店工作。

陈德华一早出发,走了40里路,10点钟前到达潮阳长腹湖,一进校,恰陈华外出找不到。稍等一会,只见国民党派来十多个特务将学校包围,进校要校长(当时陈华在该校任校长)见面,其他教师因不知来意,只说校长刚才外出未问。此时德华见景心急,特务也因未见到校长而心急。在这危急的时候,陈华回校了。他也未明情况,只走进小便处小便。德华一见,既急又喜,即跟进小便处把字条交给他。陈华见了字条,又发现学校有几个来路不明的不熟客,一经思考,知道情况不妙,即灵活的从学校的小门而出。幸好那伙特务,知其名而不识其人。陈华得以安全离校脱险。那伙敌特等到中午,还不见校长回来,怕回去交不了差,便恼羞成怒,将在该校教书的杜式斐、刘兰英等人全部抓走。

这批教师被抓走后,也和陈欣丰一起,被解往敌伪行署,转送兴宁。尽管国民党对共产党员十分凶狠,但对日军却怕得要命。他们在兴宁说日军要来,便即将所押犯人解送回潮汕来。这批人刚好被送到普宁梅塘桥头村,囚在一座炮楼上。普宁地下党组织闻讯后即组织力量,将这些同志抢救出来。这些同志获救后,有的即参加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如陈欣丰),有的又走上了党的地下工作的新岗位。近40天的这场反“清乡“斗争,终于取得了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