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湃夫妇在西社的足迹

时间 :2016-08-23 作者 : 来源:黄振坤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彭湃夫妇在西社的足迹


1924年国共合作时期,彭湃负责广东省农运工作,设立“广东农民运动讲习所”,直属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部领导,毛泽东为第六届所长。

1925年2月,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农民部秘书彭湃同志派海丰农运宣传队来普宁县开展农民运动。队长陈魁亚,副队长彭奕、陈颂,队员陈宇任、黄茂祥、蔡维汉等十多人。时全县按旧制划分为九个区,每区设一个革命据点,第五区的据点为西社乡。海丰人蔡维汉被派到五区为农运宣传员,被指定为区委,特派员李存嘉(鲤湖富美人),两人到五区开展农运工作。区委会设于西社下娘宫(党史记为“花柳园娘宫”)。西社乡人黄昌盛(旧县归侨)及其侄黄寿山带头投进运动,协助蔡维汉和李存嘉做好宣传和组织农会的筹备工作。5月,普宁县第五区农民协会在西社乡花柳园成立,黄昌盛被推举为会长,黄寿山负责农会的宣传工作。接着,西社乡农会相继成立,乡农会长由黄昌盛兼,副会长黄立朝(名乙品)具体领导乡农会工作。他每天都到乡农会处的下娘宫办公。时参加农会必须有一名会员介绍,每人月缴会费2毫,每人发给一枚《农会员证章》,开会时别于胸前。一些外乡农民有的也来西社参加,如莲塘坛的陈阿祠,安田村的陈阿苏等,下半年,全乡农会员超过800人。

西社乡农会成立后,着手办几件实事:一、开办赤色学校,解决农会员子女入学难问题,贫困户减、免学费。聘请进步教师许光镐、黄武略、王阿味任教。其中许光镐为北山乡人,共产党员,二区农会领导人,后牺牲;二、集资合股开办合作商店,经营肥料、煤炭,每股2元,薄利多销;三、发动农会员集资建“同德堂”祠堂,作为五区农会办事处;四、组织乡农民自卫队;五、发动农民和学生,清算乡“民团局”公数,打击贪官污吏。此外,开全县性的大会(如旗北虎)农会员都热情参加,由于人多,为了便于指挥,特制一面“和表”式大旗,专为参加大会用。从区、乡农会成立起,“下娘宫”前每天便升“农会旗”为红布白犁。后增加乡苏维埃政府旗为三角型红底金字,每天升降旗由北门黄娘窗负责。

在农民运动蓬勃发展时期,革命斗争如火如荼。彭湃和夫人许玉磐多次到西社,检查五区和指导西社的农运工作,其中仅记入《普宁党史资料》的便有三次:第一次是1926年2月8日(农历乙丑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区委会在下娘宫大门前开群众大会,参加会议为近邻乡村农民和附近4家砖瓦窑的窑工。会上,彭湃发表演说后,命人拘办投机分子陈若珍,陈为南山乡人,原县农会负责人,会后带往定厝寮(土音叫“郑厝寮”,今占陇镇属)。第二次是1926年7月8日,这次大会是彭湃和区委会预期召开的,参加会议为全区各乡村的农民代表,人数较多,集中在“娘宫前”大门口,彭湃用带海丰口音的潮州话宣传革命道理,重点是讲革命对象。他说:要分田分地,必须先打倒“土豪劣绅”,但什么叫“土豪劣绅呢?”本乡的炎老爹(老二炎),七王爷(七秀,名神佑)就是土豪劣绅,号召农民起来斗争!(注:后七王爷被处决)。午后,夫妇各骑一赤一白骏马从“下娘宫”出发,当途径花柳园大桥(三板石桥长80多米)时,附近的男妇老幼多出来观看,据当年的农会员黄有壁和黄兰海介绍:彭湃头戴海丰“斗笠”,脚穿草鞋,肩带一支有皮带的手枪,人手按在扳机外面。而彭夫人则是一身农妇装扮,时怀孕行动不便,当经过“考寨”寨门口时,农会派黄阿党和黄阿味抬来一顶轿子请她来坐,当抬到溪东屯(今流沙南军屯村)时,彭夫人吩咐两人返回西社。第三次是1927年10月3日“八一南昌起义军”在流沙教堂召开军事决策会议和莲花山战斗之后,将领们多分散转移,其中周恩来和叶挺、聂荣臻等领导人到马栅黄伟卿的家,总政治部主任郭沫若及其随员和一些士兵当晚辗转来到西社乡北门瓦窑时,他们住在4座瓦窑中最北的黄穆荣的瓦窑里,此地东侧约40米便是下娘宫区委会,次日早上郭沫若到溪边脱鞋洗脚时,被当夜宿于区委会的农运干部、普宁县劳动童子团团长黄寿山找到了,当天被带经石蛇尾、水供塘、竹竿山,当晚到咸寮村农会主席陈开仪的家。而彭湃,据《张声典日记》载:“彭湃从塘陂,下流沙,过西社,从汤坑南下。”这可能是彭湃最后一次来西社和离开西社。

1950年2月,解放军南下大军先头部队途径西社路段时,有一位战士高举一面锦旗,上书:“献给人民子弟兵,彭湃母亲周老太太赠。”很多老人见了,更加怀念起当年彭湃和夫人两位革命烈士在西社的足迹和英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