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头战斗战场考实

时间 :2016-08-23 作者 : 来源:黄振坤 王辉忠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1945年7月24日,在普宁县东部陇头乡浮洋村的泰安楼(今属军埠镇)发生了一起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同国民党的潮阳县后备第四大队(又称保安团队)的激烈战斗。据《韩江纵队史》载:“7月24日凌晨,第二支队独立大队担负对鲤湖方面的警戒,集中三个大队的兵力奔袭占据陇头乡的顽军。拂晓,林川(时任支队长兼政委)、杜民锋(副支队长)率第二支队按计划向陇头乡里的顽军发起攻击,顽军大乱,纷纷躲入村里炮楼负隅顽抗……此仗毙顽军10多名,俘20多名,缴长枪25支……”

发生于陇头的战斗距今已70多年了,当年,战场上发生的一切,随着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以及时代的变迁,老一辈相继离世,幸存的也逐渐淡忘;新的一代更是一无所知。历史在发展,透过时间的漫长隧道,追寻远去的战场,几年来,我们走访了战斗的所在地,重觅当年的零碎史实,访问了当年目睹战斗经历的老一辈的后裔,对战斗发生地的地理方位以及有关一切再作一番详细的考实。

据介绍:1945年7月24日(农历六月十六日)潮汕地区抗日时期第一个抗日民主政权——普宁县流沙区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就在这时,潮汕地区的国民党顽固派,仍处处与我抗日民主力量作对。民主政府成立同一天,驻普城洪阳的国民党广东省第五保安指挥部副司令兼前方指挥所指挥梁锡权,普宁县长周英耀求援于潮阳保安团7个中队,共500多兵力,窜入普宁流沙以东20华里的陇头村,准备配合河婆、普城之敌向抗日游击队再次发动“围剿”,企图扼杀新生的抗日民主政权。韩纵二支对敌人的再次进攻,早有防备。当接到情报后,即乘敌部署未定,采取集中优势兵力,先迎击陇头之敌……(摘自《陈勃》传),因而,有了韩纵第二支队同国民党的潮阳县保安团队在陇头发生激烈战斗的一幕,史称“陇头战斗”。

关于韩纵第二支队进军的路线,因为事先有韩纵侦察员黄欣进(西社人)于7月23日下午进行了往返的勘察,以及熟悉地形的部队向导——西社游击小组黄朝水和黄春盒的带路,部队才在半途遇雨的情况下,不失战机,奉命跑步前进到达了目的地。据了解:7月23日(即农历六月十五日)夜,部队集中于溪东屯(即今流沙军屯),24日凌晨出发经西社花柳园、新乡鸟梨脚、交丙坛水尾溪(此路段原为潮普东西走向主要通道,广汕公路通车后废,抗日战争时公路破毁,旧路恢复,俗称“老路”),然后转东南经下陇寨前,陇头后楼的蛇埔尾,过后河沟直入陇头境内,占据了主要的制高点并投入了战斗。

当年,主要的制高点有三个:分别是卓楼、长安楼、二房楼,炮火的控制形成了对敌的三面包围。

一、卓楼。这是位于后楼村西南侧的一幢四层寨门式炮楼,距东偏北方向的敌占楼——浮洋村泰安楼500米以上。该楼原为后楼村五洲家族的王卓生所建,从楼上可以纵观整个战场。韩纵二支队的司令部就设于此,林川、杜民锋二同志在这里指挥了整个战斗。

二、长安楼。位于新南村南门寨后,坐北向南,其楼背后与敌占的浮洋村泰安楼南北相距约200米处,原为“华新染织厂”老板王长安的一幢三层商住楼,其构造为第二层杉木板,第三层为钢筋水泥板,楼四周设有嘹望口。韩纵二支队的机关炮弹就是从该楼二层后面打出去的,几发炮弹便给敌人以沉重地打击。应该说,长安楼对整个战斗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年,长安楼的背后田野是一片蔗林,负责正面攻击敌楼上敌人的是韩纵二支队第一大队第一中队的队员就是埋伏隐蔽在此。当第一大队长陈国龙决定由第一中队指导员陈勃带队发起强攻时,陈勃第一个冲出蔗林,指挥战士们向前冲锋,但不幸被炮楼上的敌人击中,子弹从他脸腮穿入经胸胁透出,后壮烈牺牲,年仅23岁。

三、二房楼。位于新南村新厝顶北前侧,是一幢四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炮楼。距西偏北方向的敌占泰安楼较近,只约100米左右。韩纵二支队也于此楼布设火力点,牵制、分散敌占楼敌人的炮火,以利游击队作正面强攻。

据了解,7月23日下午,潮阳县保安团队从潮阳两英方向而来,分别驻扎在陇头浮洋村里的五房祠、尾房祠和泰祖祠三座王氏祠堂。24日凌晨战斗打响后,他们纷纷躲进了村里的泰祖祠、泰安楼作负隅顽抗……

泰祖祠。位于浮洋村“太和里”,是一座坐北向南的祠堂,祠前有阳埕、围墙,其祠中大门正南对着“太和里”寨门;祠堂左侧约10米处为泰安楼,其楼为四层半水泥钢筋结构、三合土建筑物,每层为杉木楼板,向南门上有“尚武”字眼,是当时房老王加合(外号水鸡六)所建。从地理方位看,泰祖祠、泰安楼为同一坐向,与长安楼遥相对立。当年战斗激烈时,长安楼打出的炮火直接打到了“太和里”的围墙上;游击队员灵活机动,埋伏袭击,多为短兵相接,其中一顽军原躲于祠堂里大厅龛杞的后面,当他探头向外窥望时被游击队员击中头部,当场毙命……顽军占据泰安楼后,居高临下,凭借优势向抗日游击队开火,局势于我方不利。

据《韩江纵队史》介绍:“韩纵指战员发起强玫,用机关炮猛轰炮楼,并准备用炸药予以摧毁。楼上顽军惊恐万状,要求陇头乡士绅出面向第二支队求情,表示愿意退走,今后不再与韩纵为敌……为分化瓦解顽军并避免陇头村群众的伤亡,遂答应网开一面,给其以生路……”

当年,韩纵二支队做出决定炸毁泰安楼的方法,据说是用“八仙桌”垫上湿水棉被作掩体靠近泰安楼,然后实施摧毁的方案。但楼上的顽军得知游击队要炸毁此楼,怕得要死,再三请求当地“老大”出面向韩纵二支队司令部说情。时至今天,人们还在想念着这些为敌我双方作调解,为乡里做好事的士绅。他们是:王四金(新南人)、王加瑞、王明顺(均为浮洋人)、王和元(后楼人)等人。当年,他们均穿上长衫礼服,来往穿梭于敌我双方……最终,陇头战役以韩纵第二支队大获全胜告捷;而潮阳保安团队以失败告终,溃不成军,怆惶地从东北方向逃跑……

发生于70年前的陇头战斗虽然已经载入了史册,成为韩纵第二支队的一大亮点,但它究竟有什么意义呢?这些都值得我们今天好好地思考!这正如《韩江纵队史》说的,“陇头战斗打乱了顽军的部署,推迟了其发动进攻的时间。”让我们记住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时提出的,“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