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族与洪冶中学的情缘

时间 :2016-09-24 作者 : 来源:杨昌秀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我的家族与洪冶中学几十年来,结下了深深的情缘。从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到现在,先后三代人,有6人在洪冶中学工作奋斗过。现按时间顺序,简介如下:

1945年,日本投降后,外地教师因日本入侵,走散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的父亲杨汉三先生,为了使洪冶学校不致停办、中断,自告奋勇地组织本乡的知识分子杨昌五、杨卓民等五、六人接办洪冶学校。那时学校经费欠缺,只是收学生一点学费,作为办学经费,因为都是本乡人,大家都能坚持下来。但我父亲只在洪冶学校任校长一年,就被国民党当局发现了,当即罢职。为什么呢?原来是因为我大哥杨石魂参加大革命(后牺牲),他被国民党加上“纵子参加共产党”的罪名而入狱。在国民党统治下,父亲是被限制使用的人。他在洪冶教书,可以说是“偷教”,一被发现,即刻罢免。父亲是会教书的,还会做医生。1949年9月,普宁县解放了,县教育局发出聘书,请他任普宁一中教师兼校医。党和政府给我父亲的评价很高,说他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教师和医生”(见《中共党史人物志》第十四卷)。

我的妹妹杨敏,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洪冶中学任政治教员,一直到1978年,才随丈夫庄汉隆(解放军报副总编、少将)北上。她是1956年保送上洪冶中学读书的,1963年考上中央民族学院政治系。她在洪冶工作时,旗帜鲜明地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教学效果优良,博得学生赞扬。时过四十多年,还有不少学生想念她。她是二十一世纪初退休的,退休前,任国家物资总局出版社主编,正教授职称。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1984年,我二伯父的孙子杨茂,从普宁市宣传部调任洪冶中学校长,他的特点是:从事行政工作多年,有丰富的领导经验。他善于团结班子成员协力工作。他在职期间,不贪不占,清廉公正,秉公办事,工作积极,认真负责,并取得不小成绩。他到了退休之年还不想退休,其责任心可想而知。

杨锡群是我的侄儿,他是我四叔的孙子。1973年,我国还未恢复高考制度,他就以良好的表现被保送上华南师范大学数学系读书了。毕业后,1984年调入洪冶中学任数学教员,一干就17年。他在洪冶任教时,被评为中学高级数学教师。他工作认真,不计较报酬,能团结同事,服从领导,任劳任怨,教学效果良好,获师生好评。他的夫人王映贞在洪冶中学当职工,不求名、不求利,默默无闻做好工作,早已到退休年龄,还给学校留用至今,实在难得。

本人是1984年调入洪冶中学工作的,一直到1993年退休。在职期间,负责教导处工作兼任政治课。1991年被评为中学高级政治教师。自我评价,工作能尽力而为,所负责课程,能坚持理论联系实际,讲深讲透。难忘的是1986年至1987年,任高二级哲学课,有不少学生现在还记得当年讲课的情况。在工作之余,写过两篇文章,其中一篇题为《洪冶冶洪歌不息》,另一篇歌颂过去在洪冶教书的地下党员刘伯首同志。这两篇文章均发表于八十年代《普宁党史资料》。总之,在洪冶工作,我努力过,奋斗过,一生微薄的业绩于2003年3月入编《中国专家大辞典》(第十四卷),成绩自有评说。

杨家几代人在洪冶中学奋斗几十年,为的是什么呢?为的就是实现早年洪冶学校大门上写的对联“洪炉巨灶,冶骏陶英”,为的是为祖国现代化建设培养精英,这就是我家与洪冶中学结缘的原因。

2016.5.22

 

(作者是广东省著名共产党员、潮汕党组织创建人杨石魂烈士胞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