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十一军的建立和大南山的斗争

时间 :2016-09-24 作者 : 来源:古大存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1929年五六月间,红四军派陈毅同志来东江联系。我们交换了情况。当时全国红军发展的形势是令人鼓舞的,陈毅同志还说红四军很快就要到东江来。但过了好久还没有来,我们以为不来了。至10月间(25日),红四军四千多人突然进入梅县。因为突然,东委未作好配合工作。我带了一个传令兵坐船到梅县去迎接。到梅城附近,枪声很紧,便在芦下坝上岸。一上岸便看到几个地主、流氓在欺负我没收队的妇女。我把流氓整了一顿,解救了那几个妇女,并从中知道红四军已到滂溪,当日我赶到滂溪;与朱德同志会见,第二天同往丰顺的马图,朱总给我们的印象是很深刻的。当时我们谈到了红军建设的问题,还谈到了巩固粤东根据地之后,往赣南发展,与江西苏区连成一片。朱总在马图住了三天,便领红四军撤往福建去了

朱总离开东江时,命令各团抽出一批干部留下来,作为东江红军骨干。但下级没有很好执行命令,结果,各连抽出来共110多人都不是骨干,而是在福建收编张贞部的俘虏兵。这些人思想很复杂,我把他们编成一个特务连,归四十六团。另有四十多名政治干部,因受敌人截击,没有跟上大队,后来上级批准他们留在东江。这批同志是很好的骨干,我们把其中连排级以下的干部派去领导红四军留下的特务连,营级干部编入教导团。这些干部很得力,把特务连改造得很好,作战很勇敢。谭汉卿同志就是当时留下的政治干部,后来被省委调去了。

1929年秋,东委成立了东江红军总指挥部,我为总指挥。东江先后建立了几个团,因为当时预定番号为第六军,按三三制每军九个团,故东江红军的番号从四十六团算起。4月,五华、兴宁、丰顺的赤卫模范队集中起来成立四十六团,后来红四军留下的特务连也编入该团,共有五六百人;秋收前,潮、普、惠三县的赤卫模范队集中成立四十七团,有300多人;秋收时蒋光鼐的教导队在饶平反正,被编为四十八团,但人数很少,只180多人;海、陆、惠、紫组织四十九团,有900多人;兴宁北部成立第五十团,约500人;在八乡山还组织了教导队。

1930519的东江苏维埃代表大会上,宣布成立红十一军,近三千人(到秋冬近四千人左右),选我为军长,颜汉章为政委(他没到职,由我代理),罗欣然为政治部主任,后由王一莎代。军部设在岳潭,政治部设在滩下。番号仍用原来四十六——五十团。后来教导队扩充为教导团。四十六团团长初是李明光,后是李斌,再后是古宜权,政委吴学哲;四十七团团长何石,何牺牲后由洪楚才继任,再后是李斌,政委陈开芹;四十八团团长是个起义的,忘其名字,政委李明光;四十九团团长彭桂,政委黄强;五十团团长刘光夏,政委唐天际;教导团团长古宜权。

红十一军的前期,正处在立三路线时期。1930年六、七月间,东江行动委员会领导人就曾三次命令我去打潮安。当时潮安城驻敌两个团,附近枫溪驻敌一个师,  隍驻敌一个师,我军全部不过四千人,而且只能集中四十六、四十七团和教导团,约三千人。第一次攻城,虽消灭敌人一个营,可是我军却牺牲200多同志。这样过份强调集中攻坚,结果是城没攻下,我方却牺牲不少。我虽据理陈情,可是领导人仍持一股顽劲,说我“右倾”。

三打潮安后,敌人的目标转向进攻八乡山。

1930秋冬间,邓发同志来大南山主持开会,取消了行动委员会,结束了立三路线的统治,成立闽、粤、赣边省委,选举李富春同志为省委书记。

1931年春,袁仲贤(策夷)到东委,初任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后任东委书记。这期间,由于王明路线的影响,伤害了党的骨干,断送了东江红军。当时我却成了“立三路线的代表人”,给我留党察看两个月的处分。我提出个人意见,袁说我不服处分,再加察看一个月。名为留党察看三个月,其实不到二个月就叫我去当陆惠县县委书记。

1933年秋,敌人围攻大南山,形势很紧张,袁调我回去解围,于是我被调回特委,任东江红军第一路总指挥,卢笃茂为第二路总指挥。其实这时只有一些零星的武装(在南山约有八十多名武装),卢笃茂名为第二路总指挥,却是空头招牌,没有兵;我名为第一路总指挥,只交了一个班12人给我。

这时敌张瑞贵、邓龙光师天天“围剿”大南山,我即带了12人到丰(顺)梅(县),张贴布告,揭露敌人罪恶,号召群众起来斗争。在丰顺,我派8个人伏击了丰顺县长林彬。林是陈济棠最得力的团长,派来丰顺当县长,就是为了开公路“围剿”苏区的。他领了二个连路过南蛤龙岗,万没想到我们在此伏击,大摇大摆。我们一声喊打,8支枪齐向林彬开火,林即毙命。敌军慌乱撤退,被我击毙数十人。此仗震惊了反动派。我原是军长,敌人见布告署名是“东江红军第一路总指挥古大存”,以为我升了级,带着更多兵,其实我只有12人。1931年间,敌人曾印了大量宣传品,说某月某日在某地“击毙了古大存”,有的宣传品则说“古大存已经被处决了”。如今,我们贴出布告,敌人就乱了军心,慌了手脚。陈济棠匆忙把围攻大南山的两师人,立即开到丰、梅地区追我,我们又立即转回大南山,敌人猛扑一空,无奈我何。

我回到大南山后,特委开会决定建立游击总队,中央派来周友初为总队长,我为政委。1934年初,我到揭阳整顿了武装。经整顿后,东江游击总队又发展至四百多人。名义上几个团,实际上就是大南山的16个游击小队,每队十八、九人,还有西北游击队30多人,陈(张)木葵大队100多人。

不久,周友初离东江回中央,游击总队改为红二团,卢笃茂为团长。我则任政治保卫局长,清理反“AB团”积案。当时释放了200多人,他们都是被AB团分子诬告的同志。

1934年底或1935年初,在大南山召开了东江第五次党代会。大会主要是解决转入秘密工作的问题。这时候,敌人残酷的“围剿”,迫使大南山的群众迁往平原,只剩下机关干部100多人,部队近200人。东委领导人李崇三却还天天喊保卫苏区。我提出这时候喊保卫苏区没有意义了,建议在大南山设一交通站,留几个人负责,所有干部则分成几个工作组,下山到平原的群众中开展秘密工作,部队则分散游击。大会同意我的意见,并作出决定。会议选举我为特委书记。但我考虑到今后工作重心是潮汕平原的秘密工作,我的名字敌人都知道,许多人认识我,在潮汕平原又语言不通,不宜做秘密工作。因此我建议李崇三担任特委书记,而我管游击队。

大会后,约在5月间,我到丰梅县委传达大会精神,李带工作组下平原。

我到丰顺时,得知丰梅县委书记符坚已牺牲,接着东委特派员邓志发被叛徒谋害,代理县委书记郭崇失踪,故我没去大青山——丰梅县委所在地,搬到高砾,后到童子洋(五、丰交界之大山)。

此后,便听到一连串的坏消息:一是丰梅县委领导的西北游击队被消灭,队长李英牺牲;一是李崇三从大南山下山后,在普宁云落圩被捕叛变,他把南山周围十六个游击小队都一个一个骗下山来消灭掉,消灭我游击队和地下组织后,这个叛徒也被反动派杀了;最后是揭、普、惠游击大队在揭阳五房山血战被敌人消灭了。这时,便只剩下我和在我身边的18个同志了。

总观当时东江的革命形势是,由于我党的威信很高,人民群众要求我党领导,因此搞起来轰轰烈烈的革命局面,但当时东江一直在立三路线和王明路线的统治之下,故造成了革命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