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在大南山的战斗经历

时间 :2016-09-24 作者 : 来源:李坚真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1928年初,彭湃同志在大南山活动。到1928年下半年,大南山是东江革命的中心。1929年以后,东江特委移住八乡山,东江革命的中心转移到八乡山。1930年以后,敌人疯狂“围剿”八乡山,东江特委、东江苏维埃政府和东江军委先后转移到大南山来,大南山又成为东江地区革命的中心。大南山、八乡山(后来叫大北山)在东江地区革命历史上具有重要位置。有两句民歌:“南山北山搭桥梁,穿来穿去是天堂。”就是说两山的群众基础好,革命有回旋的余地。

东江地区的革命运动来源于周恩来同志参与领导的两次东征的影响及彭湃同志的组织发动。1925年,彭湃同志开始派宣传员、工作队到东江各县活动,这时也派同志到丰顺一带开展农运的宣传组织发动工作。丰顺最早参加革命活动的是黎风翔同志。

1926年,广东省农民协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在汕头成立,彭湃同志任办事处主任。5月下旬,彭湃同志带许冰(即玉磬)同志到丰顺巡视工作,在我家住过,我负责放哨和做饭工作。此后,在彭湃同志的启示和教育下,在黎风翔等同志的带领下,我参加了农会活动。1926年9月,我参加了共青团,1927年6月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记得在入党前夕,党组织有一次派我到大南山下的流沙圩去送信。那时是“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处在白色恐怖的日子里。流沙圩驻有反动民团,有时候还有国民党的军队来往。当时信是要给民团的,内容大意是要叫他缴械投降我们。当时我接受党和共青团的教育,思想上有了相当的觉悟,抱着为革命勇于牺牲的决心,毅然应命前往。谁知组织上已预先布置好,当我出发后便有人在半路上把我拦住了。原来是组织从行动上对我的一次考验,以后不久我就入了党。

1928年11月,丰顺县建立了政权性质的革命委员会,黎风翔任委员长,我和戴军朋任副委员长。

1929年,我在东江妇委工作,曾在铜鼓 嶂一带活动。1930年初,调往闽西工作

1927年我曾与东江团委的负责人省岩和东江特委搞组织、宣传工作的吴家丕、蓝再寒到大南山活动过。

那时,国民党在流沙有驻军,大南山北麓的汤坑村也时有敌人的驻军,他们架设了联络的电话线。我常常参与游击队在夜里切断敌人电话线的活动。有一次,我们把敌人的电话线切断了,敌人大队巡逻队赶到,急忙中我爬上树梢去躲避,巧妙与敌人斗争.

敌人凶残地对山区革命人民实行“三光政策”,我们和群众看到了烧焦的房屋,是难过,又愤恨。群众哭了,我也

哭了。事后,我们找来竹木帮助群众盖房子,真是“烂屋烧

 

了再盖房”呵!当时环境虽然很艰苦,但是群众紧紧和我们

在一起坚持斗争。“奉劝我郞心莫慌,前头自有好春光。总欲革命会成功,烂屋烧了起砖房……”这首山歌,充分体现了群众不屈不挠的革命意志和革命必胜的信念。

大南山的群众确是很好。他们常常自己勒紧裤带,把仅有的一点粮食(番薯、芋头)送来支援我们。有时,番薯、芋头没有了,便把晒干了的芋杆让给我们吃。在艰难的日子里,由于军民甘苦同享、生死与共、鱼水相依,所以斗争情绪始终高涨。

回首当年,引起我对昔日斗争生活的向往和对大南山根据地人民的深切怀念,感慨之余,作诗二首以表情怀。

(一)

南山北山两相朝,

南北二山搭天桥。

游击健儿施神勇,

熊熊烽火遍地烧。

(二)

南山高高立宇寰,

巉岩密洞巧周旋,                 

天兵击敌凭天险,

更赖人民好靠山。

(黄大斌记录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