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大南山参加红军

时间 :2016-09-24 作者 : 来源:江阿六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我名江阿六,又名江永民,192210月生,现年96岁,我是普宁市南径镇四睦石壁村人。

我的父亲名黄林如,生于18848月,是南径磨石坑村人。大革命时期,他在方方、伍治之、杨振世等革命前辈的发动下,积极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反封建的农民运动,于1925年参加四区农会组织,并担任普宁县四区农会主席杨振世的文书,经常住在南陂村,为四区农会起草文件,整理资料。同时跟随杨振世深入四区各乡村,发动农民参加农会,协助成立各村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军。他也参加农民自卫军,下乡时做好杨世平的保卫工作,确保四区农会领导人的安全。他的出色工作经常受到杨振世的表扬,称赞他胆大心细,工作积极认真,是农会的好干部。

19261月,在普宁党组织的领导下,普宁爆发了有10万农民参加的围攻县城反动地主集团的斗争,黄林如积极协助杨振世组织四区五千多农民参加这场斗争,并取得斗争的胜利。同年秋,他又发动农会员开展“二五”减租斗争,使广大农会员增加口粮,改善生活,从而带动更多的农民参加农会。黄林如也受到四区地主阶级的仇恨。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广东汕头的国民党右派也发动“四·一五”反革命政变,疯狂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为了反抗白色恐怖,普宁党组织经请示上级党委同意,发动集中普宁各区农军4000多人,举行“四·二三”武装暴动,围攻普宁县城洪阳。同时在大坝成立普宁县临时人民政府。杨振世带领四区农军参加这场暴动。黄林如则留在四区农会做好后勤工作,发动农民支援参加暴动农军。这时,麒麟反动官僚地主赖木昭一伙,组织反动地主武装,袭击四区农会,并将黄林如残酷杀害。黄林如牺牲时年仅43岁。解放后被普宁县人民政府评为革命烈士。

父亲牺牲时,我年仅7岁,从小在我心中便深深埋下对反动派的仇恨,立誓长大后要为父亲报仇。但当时斗争环境恶劣,敌人为了斩草除根,也到处派狗腿子在打探我的下落。为了逃避敌人的迫害,我只能逃到石壁村母舅家居住、生活,并改姓为江名阿六,号永民。

大南山(潮普惠)革命根据地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创立的一块重要革命根据地,是东江革命根据地的指挥中心。1927年底至1928年,是彭湃及其领导的红军第二、四师在山上开展斗争。193010月以后,是古大存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和东江特委、东江苏维埃政府、东江军委在大南山领导潮、普、惠三县人民开展革命斗争。1934年,由于敌军反复派重兵“围剿”大南山上的红军,原红十一军辖下的六个团遭受严重损失,很多领导干部牺牲。中共东江特委决定把红军队伍改建成立东江红军游击队总指挥部,张木葵任总指挥,下设三个中队:一中队长吕金和,二中队长卢秋桂,三中队长翟信。

这时,我在家乡虽只有13岁,但身材长得高大结实,经常帮助母舅下田劳动,已能挑一百多斤的担子。当时,大南山上的红军经常派宣传队深入到小北山一带农村搞宣传活动。有一位姓陈的红军宣传员经常到石壁村宣传发动群众,我也经常围绕在他身边,听他讲革命道理。他也了解我的家庭和身世,知道我的父亲是给反动派杀害的,是革命的好苗子,便向我指明,要为父亲报仇,就要打倒反动派,只有上山参加红军,才能解放天下的穷苦百姓,真正翻身做主人。在他的教育激励下,我于193410月便跟随他到大南山参加红军队伍。入伍后,被编在东江红军游击队第二中队任通信员,跟随在中队长卢秋桂的身边,为他送信和做好保卫工作。有一次,卢队长下山回家探亲,我才知道他是池尾柏松岭村人,我也跟随他下山到了松柏岭村,并为他站岗放哨,确保他安全。第二天一早,我和他及时返回红军部队。红军游击队第二中队,先后住过白水磜村、龙潭、大窝等小村庄。在敌军进山“围剿”红军时,我们便寻找战机,在敌人路过的山路旁伏击敌人,打得敌军狼狈逃窜,粉碎敌军“围剿”消灭红军的阴谋。193412月,我们在卢秋桂的带领下,还袭击了敌军设在石头圩的炮楼,夺取了敌人的部分枪支弹药,补充了红军的给养。

19354月,在敌军调集重兵对大南山的反复“围剿”进攻下,红军游击队遭受重大损失。7月,张木葵、吕金和等红军领导人在与敌人激烈战斗中英勇牺牲。古大存带领18位红军战士冲出敌军包围圈,转移到丰顺、大埔一带坚持隐蔽斗争。我和麒麟一位叫阿隆的红军战士跟卢队长冲出敌人重围后,分别潜回家乡,隐蔽在家乡务农,直至家乡解放。

(王宋斌根据江阿六口述材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