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拔普宁里湖之战

时间 :2016-09-24 作者 : 来源:铁坚 浏览 : 分类 :红色记忆

19494月中旬,为了迅猛地打到平原敌后,边纵与潮汕地委领导曾广同志决定二支队部分部队北线狙击,进行战略配合,纵队主力与二支队主力则向潮、普、惠、南进军。边纵决定首先拔掉里湖这颗钉子。这一战是我军从游击战转入运动战的开端。

里湖是普宁的一个重镇,是当时敌人在潮普惠揭平原上最前线的一个重要据点,是水陆交通要道,也是大南山与大北山根据地必经之路。它与棉湖、流沙形成掎角之势,战略地位相当重要。

里湖敌军原有保安第一营300人左右,配有轻机枪7挺,长短枪250多支。此外,还有自卫中队60人左右,配轻机枪一挺,长短枪40多支,住于念佛社内;警察所17人,长短枪15支;乡公所联防队30多人,分别住于牛墟、厅园前两个炮楼。

为了吃掉敌人这个保安营,我军决定集中优势于敌三、四倍兵力,采取“关门打狗”的战术,由二支队第一团(团长陈华)和第九团(团长陈扬)各一个连担任主攻,组成攻击集团,边纵三个直属团组成阻击集团打援。共调集2000左右兵力,于425日前后,隐蔽在离里湖10多华里的竹林、竹头等村。

正当我军看准时机准备吃掉敌人时,突然接里湖武工队26日晚送来的情报:“保安第一营今晨调往普宁城(洪阳),另从流沙调新编保安第三营来接防。该营只有180多人,配长短枪160多支。”

大家听后,对即将落网的“肥鱼”溜跑深感惋惜。我们看部队情绪受影响,当晚召开了团以上干部军事会议,刘司令和我再一次强调里湖所处战略地位的重要,说明吃掉了里湖之敌,棉湖、流沙的敌人就首尾不能相顾,不管敌人多少?战斗计划不变。

接着进行战斗部署:边纵负责打援,分兵二路,一路在离里湖14华里的涂洋山布防,负责阻击流沙来援之敌;一路随边纵司令部在社山村后面山上布防,负责阻击棉湖、大坝方向各来援之敌。边纵司令部和二支队司令部设于东山村以利联系。二支队四团配合边纵主力部队插到棉湖附近牵制敌人。二支九团派一个连到涂洋山,配合边纵主力部队。通过会议的动员和部署,统一了认识。

27日晨5时多,我主攻部队(二支队一、九两个团)向里湖守敌发起攻击,经过数小时激烈战斗,敲掉了河头、码头、下园三个敌人的“乌龟壳”,仅剩园顶、念佛社敌人在炮楼内负隅顽抗。

28日上午战斗继续进行,我攻点部队集中火力围歼楼内顽敌,下午1时多战斗结束。

里湖的战斗,歼守敌280多人,缴轻机枪一挺,枪榴弹二支,长短枪250多支。

在我围歼炮楼顽敌的同时,敌普宁自卫中队保安第一营第二连,保安第二营第六连和潮阳保安一营一个连共200人,从流沙出发妄图援救里湖。行至泥沟崎头山,被我边纵主力边五团(即原二支邱团)阻击,一个多小时,便被我军击溃。当场毙伤敌连长张启翔等50余名,俘敌连长欧业柴等10名,其余敌人丢盔弃甲,狼狈而逃。我军乘胜追击,不给敌人以喘息之机,直向流沙挺进。

里湖战役结束后,中共闽粤赣边区党委于51日给边纵发来了祝贺电。这一仗,大长了我军的威风,也密切了我军同平原群众的关系。过去几个月,边一团一直在山区活动,按老货的话说,是“山猴哥”。现在到了潮汕大平原,群众看到我们这些“山猴哥”头上虽然戴着红星帽,可身上穿的服装却各种各样,脚上还穿着草鞋(兴梅群众称我们是“穿草鞋的部队”),不像他们想象中那么威武,那么正规。“他们打得过那些国民党反动派吗?”开头真有不少平原群众为我们担心。结果,在里湖打了一仗之后,他们看到我们的战士,一个个英勇顽强,生龙活虎,这才欢喜地翘起大拇指,称我们“山猴哥”顶呱呱,能吃苦,能打仗,真不愧为人民子弟兵!

426日是农历三月二十九日,农村称为“伯公”生日,当地群众习惯做粿,连夜赶做“麦粿包”、猪肉饭和甜汤,二十七、八两天,他们便成群结队到前线,一担担挑到阵地上劳军。

更动人的有一位老太婆手挽盛满“酵粿”的篮子,上火线分给战士们吃,并亲切地说:“同志,快吃吧!吃饱了多杀敌人!”

战士们望着老人家又感激又替她着急:“子弹在头上飞呀!你老人家不要来火线啦!”

她听后毫不介意地笑着说:“你们都不怕,我老了还怕什么!”

饱受国民党反动派残酷欺压的平原群众和山区群众一样热爱子弟兵,痛恨敌人,恨不得马上把敌人消灭干净!

拔除里湖据点,果然不出所料,流沙、棉湖两地守敌吓破了胆,慌忙向揭阳、潮阳方向逃跑。51日解放流沙。我军乘胜追至陈店,歼敌后卫一个排。陈店守敌见势不妙,94名官兵全部向我投降,交出轻机枪2挺、步枪93支。附近跑不了的赤水自卫队和占陇自卫中队也各交出轻机、步枪等武器投降。

正当我军围攻里湖时,我二支队十团(团长李扬辛)抓住时机,进军葵潭,迫使联防大队长黄汉良交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4挺、长枪短枪160多支。葵潭宣布和平解放。

在此之前,驻云落的敌广东省保安第十六团第三营张丰耀营,在我党我军政策感召下,弃暗投明,由连长刘德仁、刘子英率领,于410日乘张匪去汕头之机,毅然枪杀了副营长和尅扣士兵军饷的副官,然后全营(三个步兵连和一个机炮连)举行起义,接受我二支队一团指挥。因该营士兵多系武平人,遂改编为“武平独立大队”,随边七团行动一段时间后,奉命开回武平活动,归第七支队建制。这是1949年开春以来潮汕敌军中第一支起义部队。在当时,对敌人是有较大的震动和影响的。

51日上午8时半,我军以4路纵队在嘹亮的军号声和雄壮的歌声中,迈着整齐的步伐,穿过热烈欢迎的人群,进入刚解放的流沙(现在普宁县城)市街。

55日,普宁党政军在流沙广场,举行军民祝捷大会,隆重欢庆边纵雄师连战皆捷的重大胜利。到会5000多人,盛况空前,人人兴高采烈,扬眉吐气。在大会上刘司令员和地方领导同志讲了话,大会赠送边纵的锦旗上写着:“毛主席的队伍”。这是对我军的崇高评价。

开完会,刘司令员看见我患痢疾,四、五天没吃饭,有时发高烧到40度,嘴唇烧起了泡,眼睛深陷,战士们又很疲劳,主张停下休息两天。我知道这是他出于对我的关心。但我还是主张按原部署进行,连续作战,不给敌人以片刻喘息的机会,对我们也是一个很好的锻炼。

刘司令员说:“你讲的这些都对,但你现在的病很厉害,不会吃东西,坐都坐不住,还会走路?!”后来,他还是命令部队马上出发,但要我坐担架。我说:“到时候再看!”

商定后我们就出发。走着走着,到了占陇村头,前面有一条河——白马河。前后不见桥,也不见船。河中水深及胸,警卫员要来背我过河,我不肯。刘司令员走上前来争着说:“你不行,我来背!”我也不肯,说:“我自己来,卒子就是要过河嘛!”司令员拗我不过,道:“你真是一条犟牛呵!实在对你没有办法。”

一路上,我跌跌撞撞走着,刘司令员对我十分关心,紧伴着我,形影不离,真比亲兄弟还亲。


(本文节选自铁坚同志著《从长征到粤东》一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