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英烈传记 > 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张希非

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张希非

2019-08-22 16:41:20  来源:王宋斌  浏览人数:40

张希非是普宁市小扬美村人,生于1919年2月,1938年参加革命工作,同年8月加人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任中共普宁县定厝寮村支部书记、秀郭乡党总支书记、普宁二区特派员、潮普惠县委委员、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第二大队政委等职;解放战争时期,他历任潮汕人民抗征队第三大队大队长、南山团团长、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二支队副司令员、司令员等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他长期从事部队工作,历任广东潮汕军分区第二团团长兼政委、第一团团长、华南军区独立一团政委 、总参情报部参谋、昆明军区司令部情报处广州站站长、总参情报部广州局二处处长等职。1969年9月,他调任广西河池军分区副司令员,同年12月26日因病在广西南宁逝世,时年50岁。

 

少年立志

 

张希非原名张煕辉,乳名吉星,1919年2月出生于普宁县小扬美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有兄弟6人,他排名最小。其父名张用, 是一个勤于家计的农民, 为了哺养希非他们6兄弟,他忍受地主的高租剥削,向地主租6亩地耕种,还在乡里做起糖果小生意。后来又被迫将希非的二、三哥送到泰国做工,资助家庭。由于克勤克俭,勉强维持一家人简朴的生活。

1927年张希非开始入学读书,在本村读完四年初小后,又到普宁县乌石简易师范附小读完高小。

1934年和1936年,他又先后进普宁县师范学校和潮阳县东山师范学校就读,1938年毕业于潮阳县简易师范学校。

张希非读小学时,其父母为了省钱节约,给他找了一个10多岁的童养媳,指望希非学有所成,早日成家立业。对父母的一番苦心,张希非那时年小并不懂得,但他在学习期间,经常帮助家里干活,既要读书,又要劳动,因而养成了勤劳俭朴和不怕苦的性格。

张希非的学生时代,正值中国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斗争风起云涌,特别是“八一”南昌起义军进入潮汕建立“七日红”政权,后潮汕工农红军又在大南山创建革命根据地,发动全县人民深入开展土地革命,建立苏维埃政权,并与前来“围剿”的国民党反动派军队展开英勇战斗,红军的英雄事迹和红军被捕后坚贞不屈的革命气节、不怕牺牲的英雄气慨,使张希非的思想受到深刻的震动,加上学校卢逢生等进步教师的宣传教育,使他认识到“红军”和“白军”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军队,红军是为人民服务和解除人民痛苦的军队,而“白军”是欺压人民的敌人,是封建地主阶级统治劳动人民的工具。他对红军产生了敬仰和羡慕的思想感情。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在革命教师、友人的教育引导下,他思想日趋进步,打破了家庭要他读书做官和赚钱发财的封建残余思想,立下革命的志向,要彻底推翻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旧制度,做一番有益于祖国和人民的事业。

 

救亡先锋

 

1934年, 张希非读师范时,就开始积极参加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他参加学校宣传队到乡村演出抗日话剧、歌曲等,教育农民投入抗日救国运动。当时,普宁县教育界的进步教师开展提倡拉丁化新文字运动,张希非也积极参加,并利用假期回家时间,向本村小学师生宣传抗日救国道理,介绍和推行拉丁化新文字的工作。1936年,他由杨璞轩介绍参加了党的外围组织一一地下抗日义勇军,经常开会,开展抗日宣传活动,并对国民党积极反共、不愿抗日的反动本质有了明确的认识,进一步激发起抗日热情。他在学校还与进步师生一起开展反对落后校长的罢课运动。1936年9月,他毅然转到潮阳县东山师范学校读书。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枪炮声,拉开了中华民族全国抗战的序幕,抗日烽火迅速蔓延到全国各地。各种抗日救亡组织迅速建立起来。张希非立即投身到这场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中去。在中大学生代表的协助下,他在学校组织抗日团体,还被选为学校代表参加学联的领导工作,通过斗争的锻炼和党组织的培养,他思想觉悟提高很快。1938年8月,他在普宁由杨璞轩介绍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成为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上,把毕生精力贡献给为工农大众翻身解放的事业。他积极为党工作,不久便担任定厝寮村党支部书记。

1939年春,张希非受聘在流沙的东埔学校任教,并担任了东埔西社学校校长。当时他在党内职务是秀郭乡党总支部书记,他利用校长的公开合法身份,以教学为掩护,秘密开展革命活动。他教育动员农村青年和学生参加青抗会,还多次带领他们到流沙参加县、区青抗会的活动,让他们在斗争中得到锻炼和提高。并从中培养和吸收进步青年入党,壮大党的组织。1940年春建立了东埔党支部。 在发展党员中,张希非与当时县委区委领导人多次为新党员秘密举行入党宣誓仪式,对他们进行革命形势、保密、纪律和革命气节方面的教育,使基层党组织更富有战斗力。

由于张希非入党后工作积极肯干,对党忠诚,充满革命活力,1939年11月,他被提拔为中共普宁县二区宣传委员。1941年9月由于革命形势逆转,党的领导由委员制改为特派员制,他任中共普宁二区特派员。这段时间,由于国民党顽固派先后掀起二次反共高潮,革命形势正处于低潮时期。面对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白色恐饰,张希非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对党忠诚,立场坚定,丝毫没有动摇革命意志,他先后隐蔽在平湖小学和山湖小学任教,以教师职业作掩护,坚定积极地做好党的工作,出色完成党交给的各项任务。

1942年6月因发生了“南委事件”,革命形势更加恶化,中共南方局指示潮汕地方党组织暂时停止组织活动,在停止活动期间认真执行“勤学、勤职、勤交友”的任务。遵照党组织的指示,于同年8月,张希非与蔡忠乐(蔡俊)一起离开普宁同往汕头,准备找潮普惠县委特派员林川,想通过他帮助寻找职业进行隐蔽斗争。两人抵汕头上码头时,不慎随手把借用的通行证送还原主,又因不熟悉城市道路,边走边问路,东瞻西望找门牌,结果被揭阳县国民党政府派到汕头打探军情的两个便衣特务发觉,便把他们扣留盘问,多方恐吓威胁,妄想从他们口中诈出共产党的情报来,好邀功请赏。但张希非两人镇定自如,失口否认是共产党人,并骗说是潮阳乡下人,因生活艰苦,与人借通行证来汕头找工做。两个国民党便衣侦探见问不出所以然,又找不到什么证据,以为他们确是乡下老实人,想放人但又想捞到好处,其中一个提出要钱才能放出去,结果两人被勒索了800元伪币,第二天才被放出来。

张希非脱险后,设法在汕头找到林川的住处,通过林川介绍,他在其四伯开的香烛店中当临时店员。翌年8月又经林川介绍,到澄海第一小学任体育教师。

1943年,潮汕地区发生了大饥荒。国民党政府根本不顾人民死活,横征暴敛,致使普宁大地饿殍遍野,劳动人民卖妻鬻儿,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时,张希非已与童养媳结婚,生活十分贫困艰苦,这一年他全家24口人就活活饿死了6人,其中有他的父亲、2个哥哥、一个嫂嫂和2个侄儿,此外他的妻儿和侄媳等4人离家逃荒,幸存的老母和嫂嫂等靠求乞为生。当时隐蔽的县党组织曾通过东埔党组织送些钱物给他家以接济。由于家庭的不幸和生活所迫,张希非不得不从澄海回家带家人到江西谋生。起初在江西的太革县农场种菜,不久又转到遂川县飞机场做工抬大石。生离死别和求生存,使他饱尝了旧社会的苦难,也磨炼了他的革命斗志,使他看清了黑暗的社会制度和反动地主阶级的罪恶,同时更坚定了为人民的翻身解放而斗争的决心。

后来,潮汕党组织决定在江西创立一家小商店,以便掩护撤退转移的党员干部。张希非接到林川的指示后,经一番筹备,终于在1944年7月,在赣州的百胜路开了一间经营饮食的小食店,店名“汕头餐室”,主要经营面包饼食、牛奶和甜汤等。张希非是餐室的“老板”。当时,从潮汕到江西逃荒和寻找职业隐蔽的同志很多,故此,“汕头餐室”便成为潮汕到江西的同志一个落脚点和联系点,常有一些党内同志到店中食宿。对来自党内和家乡的同志,张希非总是热情接待,尽力帮助他们找到职业和安身之所。由于当时找职业十分困难,为了安全隐蔽,寻找的职业要尽量“灰色”,一般是以体力劳动为主,如开荒、种菜、搬运、做工等,只有少数同志乘机打进国民党的有关部门去工作。为此,张希非总是不厌其烦,多方奔跑联系,竭尽所能而为之,一次,为帮助一位从医的同志找到就业场所,他跑到泰和的粤东难民合作农场找创办该场的党内同志,联系开设诊所事宜。当年一些到过江西逃荒隐蔽的老同志,至今还念念不忘希非当年在“汕头餐室”的辛勤工作和对他们的热情接待与帮助。

 

韩纵骁将

 

1944年冬,潮汕地方党组织经请示中央同意,开始恢复活动和筹建抗日武装队伍。这时,张希非在江西接到林川的 信,要他赶回家乡搞抗日武装斗争。于是,张希非便把“汕头餐室”交给其他同志经营,离开赣州回到普宁,并与党组织取得联系。不久,林川在普宁梅塘四方园村王武家中主持召开潮、普、惠、揭等七县党的骨干代表会议,研究如何全面恢复党的组织活动和筹建抗日武装,张希非参加了这次会议。随后,他参加了对隐蔽时期党员的审查工作,在此基础上逐步重新建立普宁党的基层组织和领导机构。1945年3月,中共潮普惠县委成立,张希非担任了县委的宣传部长,同年8月因开展武装斗争需要,他由党组织调入武装队伍工作,起初在广东人民抗日游击队韩江纵队第二支队政治部任组织股长,后留在大南山和大北山坚持斗争,负责韩纵二支队政委兼短枪队政委。

由于国民党蒋介石推行反共独裁政策,驻普敌人加紧进攻抗日游击队,斗争环境十分艰险。1945年10月,韩江纵队第二支队在大南山进行整编,整编后主力向大北山转移,仅留一支10多人的特务队,由张希非和杜石带领,坚持留在大南山区活动。接着中共潮汕特委成立,同时建立了军事委员会,主席林川,张希非是军委会三名委员之一。不久,转移至大北山的韩纵第二支队再次整编,张希非又被任命为支队新编第三大队政委。随后,他与大队长高风带领一支150多人的武装队伍,进入普惠揭陆四县边区的南阳山开展武装斗争和开辟新区工作。

当时,南阳山区革命基础很差,经济薄弱,斗争环境十分艰苦,给第三支队的活动造成很大的困难。1946年初,由于敌人的不断“清剿”和包围封锁,队伍经常饿肚作战。一些动摇的逃跑了,一些不纯分子变节了。但是张希非立场坚定,不畏艰难,不怕牺牲,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他带领队伍顽强与敌人进行斗争,完成了开辟新区的任务。这时,国民党普宁县长周英耀勾结地方封建势力,开展“清乡”活动。同时,以反共老手。流沙“四大天王”之首陈君秀为主任的县自新委员会,勒令各村具报名单,逼迫游击队员和革命群众进行自新。此时,白色恐怖遍及县内全境,尤其是二区一带的革命群众及革命家属遭受的蹂躏掠夺程度更甚。张希非家属遭受严重迫害,生活艰难,儿子不得不抱给人家哺养。敌人的迫害,更坚定了张希非与在普宁活动的韩纵队骨干林川等14名人员,随同韩纵其他人员共48人参加了国共两党谈判达成协议的华南抗日游击队北撤山东烟台的行动。

1946年8月,张希非进入华东军政学校参加高干队整风学习。这次将近一年的学习,使他的思想认识有了很大的提高:一是当时正碰到敌人重点进攻华东解放区,使他对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有了更清醒的认识,提高斗志;二是学会运用马列主义的基本观点和方法来观察问题,处理问题;三是总结了抗日时期武装斗争的经验教训,认识了广泛开展敌后武装斗争配合正面战场来取得最后胜利的重要意义。这次的整风学习,为他后来回潮汕领导武装斗争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二支司令

 

1947年下半年,全国解放战争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蒋介石统治集团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都打了败战。中国人民解放军强渡黄河,挺进中原,揭开了解放战争中解放军战略反攻的序幕。为配合解放军正面战场的胜利进攻,党中央决定抽调干部深入敌后开展游击战争。正在华东军政学校学习的张希非由组织派回广东工作。没想到此行几多险阻。这年7月,他和另一同志(江水)装扮成水手,从山东边海区日照县乘船至连云港,计划从连云港乘轮船回粤。船到连云港时,因被国民党的巡查队查出船主私藏的鸦片,故此人船一并被扣,巡查队侵吞了船主的鸦片和他们两人所带的二千多万元伪币后,故意把他们放走了。他们第二天从连云港乘船出海时又遇上大风,当地盐务所警察上船查到船主载有私盐三四百担,以没报关罪名又把人船扣留,结果在潮河口港停了一个半月,才由船上老板解决船费送他们到上海,李凯在上海负责联络,帮他们买船票才乘船到香港,找到香港分局,住了20多天,向党组织汇报学习和返粤经过。经审查没有发现张希非暴露政治身份和自首变节行为问题后,中共香港分局书记方方接见了他。同年12月,他由中共香港分局派回潮汕领导武装斗争,并带来香港分局关于大胆放手发展武装斗争的指示。他回来后,中共潮汕地委分配他接任潮汕人民抗征队第三大队大队长。这时,国民党少将军官喻英奇调任潮汕第五“清剿”区司令官、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喻一到任,立即从军事、政治上加紧策划对潮汕人民武装的“围则”,气焰十分嚣张。面对敌人的白色恐饰,刚刚走马上任的张希非毫不畏缩,他与政委陈彬按照潮汕地委的部署,带领第三大队,挺进大南山区和南阳山区,发动群众破仓分粮,抗“三征”,镇压地方反动势力,锄奸肃特,开辟新区,巩固立足据点。同时,积极开展游击战争,举行“东征”惠来县东部渔港靖海镇,往返半个月,奔袭6个乡公所和2个联防队,消灭了敌人有生力量。

1948年3月,敌人以第五“清剿”区副司令兼潮普惠南分区“清剿”指挥所主任林贤察为总指挥,向驻在大南山区的抗征队第三大队发动“围剿”。当时敌人调派五个县、市的保警及其直属“清剿”大队共10个中队近千人的兵力,采取“分兵合击”战术,分为六路向驻扎在大南山樟树坪的第三大队发动进攻。这是敌人向潮汕人民抗征队发动的第一次大规模“围剿”。因为敌强我弱,情况十分危急。当时,张希非还兼任中共潮普惠南分委军事部长,指挥作战的能力还不了解,对反“围剿”战斗显得信心不足。张希非及时分析了敌我双方情况,为保存实力,决定采取击敌一路,牵制其他各路,速战速决后集中向南阳山转移的作战方案。在武工队及民兵的配合下,利用天时地利,寻机歼敌。第三大队一中队奉命在下湳村的云盖月山打伏击,全体指战员在云盖月高地英勇作战,此仗毙伤敌保安队中队长吴伟雄以下官兵40多名,俘敌2名,而我方仅轻微伤亡。第一中队获胜后迅速合同“三大”主力避开敌人的包围圈,向南阳山转移,转移中又毙敌10余名,缴获敌人步枪7支。敌人发动对大南山根据地的第一次“围剿”被彻底粉碎了。

第三大队反“围剿”斗争的胜利,有力地打击敌人的嚣张气焰,对潮汕人民抗征队以后的反“围剿”斗争和革命人民起了很大鼓舞作用。同时初步表现了张希非得出色军事指挥才能。

1948年4月,根据中共潮汕地委的指示,潮汕人民抗征队所属3个大队重新组建为北山和南山两个主力团,张希非和吴坚分别担任了南山团的团长及政委(8月南山团改称潮普惠南指挥部,张希非任指挥员);同年7月,以北山团和南山团为基础,建立了潮汕人民抗征队潮汕支队。10月,张希非任潮汕支队副司令员;1949年 1月,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的命令,潮汕支队潮普惠南指挥部辖下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二支队。翌月,张希非继刘向东之后接任第二支队司令员职务(注)。潮汕人民武装正式列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制,是潮汕武装斗争史上光荣的一页。

张希非是从一名普通地方干部成长起来的优秀军事指挥员。解放战争期间,他带领部队转战潮梅地区,历经大小战斗40多次,多次亲临前线指挥作战。在开辟大南山和南阳山革命根据地,壮大人民武装力量,保卫大北山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不论是在反“围剿”斗争中或是在解放潮汕平原的战斗中,他都胜利完成党交给的一个又一个的作战任务。从在揭阳良田矛凹嶂伏击敌保安营方景韩部、潮阳赤寮(谷饶)围歼守敌潮阳保安营到潮阳两英、普宁里湖、惠来、潮州、汕头等地歼敌作战,以及后来反击台湾新军、追歼胡琏残部,都留下他和二支队指战员们的足迹和鲜血。1949年 8月,他亲自指挥二支队围歼驻潮阳赤寮的敌保安营一仗,由于敌情判断准确,兵力部署严密,抓住战机,指挥果断,取得显著战果,受到中共华南分局的通令嘉奖。该仗仅用一个白天,就全歼敌保安营两个连和警察所,俘敌200多人,活捉营长黄少初,毙伤敌100多人,还阻击了潮阳棉城600多台湾新军和普宁保安营100多人的增援,缴获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一大批。这一仗的胜利,是他从实际出发,执行正确的战略方针和运用正确作战原则所取得的胜利。

 

献身国防

 

1949年10月24日,汕头解放,张希非带领部队同兄弟部队一起,在群众夹道欢迎和欢呼声中进入汕头市,参加了军管工作。11月, 第二支队按照潮汕军分区序列进行整编,张希非担任了改编后的广东军区潮汕军分区第二团团长兼政委,1950年 5月改任第一团团长。翌年5月他任华南军区独立第一团政委,1953年又任中南粤中军区暂编三十团政委和东莞县兵役局局长。1955年,张希非参加了总参谋部情报部训练班学习,同年7月调总参情报部第一处做情报工作,至1969年,他历任参谋、站长、副处长和处长等职,为部队的军事情报工作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张希非1955年3月被授予中校军衔,同时荣获三级解放勋章。1962年11月晋升为上校,翌年12月经总参干部部批准晋升为准师级。1969年9 月,他调任广西河池军分区副司令员,同年12月26日不幸因病在广西南宁市逝世。

张希非同志是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儿子。他戎马-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一生忠于党,忠于人民,一切听从党的安排,从不计较名利地位,甘当一名“无名英雄”。他虽然是一名军事干部,但他能文善武。他作风艰苦深入,平易近人,待人随和,没有官架子,使人感到可亲可敬。战争年代他与战友们同吃同睡,亲密无间。解放后,他同过去的战友各处一方,由于工作关系,平时难以一见,但遇有机会见面他总先热情打招呼,握手言欢,以至相邀聚会一番,充满革命友情。

他立场坚定,对革命充满信心,在战争岁月里,不论白色恐饰多么严重,斗争环境多么艰苦,他始终坚信革命必胜,从不动摇革命意志。他对工作勤勤恳恳,埋头苦干。“文化大革命”中,他虽然受到冲击和审查,后又调到广西河池军分区工作,并发觉自己患有心脏病,但他不愿休息,仍然坚持工作。在那“怀疑一切”和“打倒一切”的年代里,他虽然身处逆境,但坚持顶住压力,实事求是地为蒙冤受屈的战友写证明材料,从而保护了党的一批干部和老同志。他密切联系群众,团结同志,作风正派,生活艰苦朴素,深受广大战友和同志们的爱戴和好评。

1990年1月2日,原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二支队在广州的部分老同志500多人,在广东省人大礼堂隆重集会,热烈庆祝边纵二支队成立41周年。在老战友欢聚一堂的盛会上,与会同志无不深深怀念当年牺牲的英烈们,无不怀念已长眠地下的老司令员张希非同志。

 

注:张希非自传写“任二支队代司令员”。

资料来源:本文通过调查访问社修田、吴扬、吴坚、詹泽平、江克、李少雄、张陶、郑苏民、黄创松等同志和张希非同志的亲属、广西河池军分区、广州军区档案馆等单位提供情况和有关材料悼词和相片,并参阅张希非同志档案材料和自传及《中国人民解放军闽粤赣边纵队第二支队史》、《韩江纵队史稿》、《中共普宁县组织史资料》、普宁县修志会案卷、东埔地下党有关材材整理。

原市委党史研究室庄克榜、罗志刚同志生前参与该传记有关材料的搜集和管理。


上一主题: 鞠躬尽瘁的县委书记方家悟

下一主题: 没有了

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张希非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
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张珂敏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