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英烈传记 > 朱荣在南阳山区的革命活动

朱荣在南阳山区的革命活动

2018-01-05 16:19:22  来源:李统平  浏览人数:416

朱荣,又名朱火荣、朱雪辉,1904年出生于陆丰县河口区高潭乡。因其家境贫困,仅读了4年书,16岁时由亲朋引荐到陆丰县东海镇“广生堂”药店当药童。

1922年彭湃在海丰创办农会,大搞农民革命运动的浪潮席卷到陆丰,朱荣受到极大的鼓舞和启迪。1923年秋,他回本村组织农会,积极宣传海陆丰农民在彭湃领导下起来与地主、土豪进行斗争,使农会的旗帜很快在各地高高飘扬起来。1925年冬,朱荣被送到海丰农讲所学习,在学习期间加入共青团。1927年,朱荣由团转党,后任中共河口区委组织委员。他站在革命斗争的前列,领导农民为夺取政权而斗争。

1928年2月29日,国民党军阀陈济棠、余汉谋部进占陆丰城。此后,中共陆丰县委面对全县处于白色恐怖的形势,把县苏维埃政权移往农村,县委委派河口区委组织委员朱荣到南阳山开展新区的革命活动。当时,南阳山区人民受尽梅林的杨作梅、南阳的钟晓东、葵潭的罗日东、罗觉庵等封建官僚头子的压迫剥削,民不聊生。特别是1928年2月至3月初,杨作梅、钟晓东、罗日东等相互勾结,招集大量地方反动武装,连续进行3次较大规模的围攻革命村庄,并实行白色恐怖的“三光”政策,使船埔头、樟树仔、大湖里、宝樟等100多个革命村庄遭其烧杀抢殆尽,农民无家可归,栖宿山野,惨绝人寰。在这极其恶劣的环境里,朱荣以医寓作掩护,以坚强的革命意志、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艰苦朴素的作风,勇敢机智地深入南阳山区每个村庄,动员和领导贫苦大众投入革命运动,坚持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他虽然在南阳山坚持斗争仅3年时间,但他留下的光辉业绩,至今仍为南阳山区人民广为传颂。

一、培养革命骨干,恢复发展党团组织

1928年3月,朱荣带领黄能、张石、张其、张坤、李才等人从陆丰进住南阳山区的深坑、龙坑、船埔头等村后,了解到原革命据点樟树仔村党员、当地革命领导人温达初隐蔽在揭西的河婆镇上,便派员与其联系回乡,作为当地革命根子。从此,他在温达初的配合下,以卖药为名,以朴实敦厚的劳动者接触革命农民,做到白天卖药、烧炭、下田,夜间深入乡村角落,挨家逐户搞好革命的宣传发动工作。他在鼓动群众中,朱荣自编的革命歌谣,至今还有20多首在人民群众中广为流唱着。如:

唔讲大家唔知详,

穷人无食苦难当,

借粮三升还一斗,

谁知雪上又加霜。

 

搭起两间茅寮房,

七穿八漏照月光,

可恨地主剥削俺,

当牛做马好凄凉。

 

南阳山路曲弯弯,

一直通到大南山,

彭湃在那闹革命,

要为穷人把身翻。

 

擎起犁旗喜扬扬,

郎拿刀枪妹支前,

铁打心肝来革命,

打尽白狗就分田。

 

一生烧香无米粮,

加入农会不烧香,

建立政权苏维埃,

自己当家正久长。

 

朱荣就是运用革命歌谣等生动活泼的形式,深入浅出地向群众宣讲革命道理,教育穷苦大众起来革命,同时也培训了革命骨干。经过他的教育培养,有温福、温泉、温洒、温千、温杉、温文光、古求等一批进步青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南阳山区的革命骨干力量。从此,南阳山区党组织迅速得到恢复发展,先后有樟树仔、大湖里、深水、龙坑、梅田、利坑等村建立了党支部。如龙坑村党支部有党员达20人。这样,使南阳山区革命运动又恢复发展起来。正如1929年5月12日《中共海陆惠紫特委给省委的报告》中指出的:“东南(南阳山区一带)工作略有进步,还有几个区能建立工作,县委以为陆丰第一位工作是在县城及东南,故决定整个县委移到东南去,一方面借以发展东南的工作,另一方面避免敌人的搜索。”同月,经省委批准,中共陆丰县委机关移驻南阳山的深坑、龙坑等村。县委书记吴克绵和委员陈允厘、马作仁、陈荫南及陈德平、陈云里、钟妈宁、吴祖荣、刘国良等都到南阳山区领导革命,使南阳山区成为领导陆丰县革命斗争的中枢。

二、建立苏维埃政权,开展分田运动

1929年5月,为贯彻党的“六大”的《农民问题决议案》提出的关于“没收一切地主土地分配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的精神,中共陆丰县委指示朱荣、温达初等党的领导人在深入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开展分田活动。5月20 日重新颁发农民协会会员证。1929年12月15日,在船埔的柏子社村召开群众代表大会,由朱荣主持,选举成立陆丰县船埔头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朱荣,委员有温泉、温千、温及、温接、温文光、温斗、古求、温其生。区苏政权机关先后设于樟树仔、大湖里、岭下、横径、水背岗等村。同时,朱荣代表苏维埃政府发布“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实行土地革命,建立工农政权”的革命纲领,开展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迅速掀起群众性的分田运动。据调查,当时在南阳山区实行分田的有14个村,受益农民达7000多人。通过分田运动,使南阳山区人民从政治、经济都出现了生机勃发的景象,取得了较丰硕的革命成果。

三、积极筹建武装,动员青年参军参战

南阳山区革命青年,在朱荣的教育下,组织起来,掌握武器,打击敌人,保卫革命斗争的胜利果实。1928年11月的一天,在船埔的大湖里村由朱荣主持召集革命青年参军参战动员大会。他在会上说:大家不要怕,决定战争胜负的因素是人而不是武器。兄弟们不要因我们的武器不如敌人而惊怕,不要给敌人所压服。我们有强大的革命武装力量了。只要我们组织起来,就能抗击敌人,战胜敌人!经过动员教育,青年报名参加赤卫队达50多人。他对报名参军的青年做了具体的组织工作,把50多人分成两个班,任命温文献为一班长,李招为二班长,杨兵矿负责购枪购粮等勤务工作。农民赤卫队举起武装斗争的旗帜,勇敢地打土豪,斗地主,迫使他们交粮、交款、交枪,压下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激发了群众的革命热情,壮大了斗争声势。

1929年秋,朱荣配合林基夏在南阳山的南泗坑村建立了一支12人的武装队伍,活动于南阳山区赤色乡村。1930年1月间,彭桂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六军第十七师第四十九团进驻南阳山区扩充队伍,在朱荣的动员下,全区报名入伍青年有温明、温文炳、温演裕、温听、老庙等80多人,合并原来的12人,于樟树仔村编入补充第四十九团第八连。连长林基夏,副连长温达初,政治指导员曾海滨。下辖3个排,一排长温演裕,二排长魏宛,三排长陈某。随后该连常在南阳山区活动,与敌周旋。其中声势较大的有天青湖、高潭、激石溪、芹菜洋等几次战斗,创造出可歌可泣的武装斗争事迹。如1931年1月1日红军49团与农民武装配合于2日攻打天青湖,俘敌30余人,缴获白银700元。

四、喜结革命缘,同迈革命路

1929年夏,朱荣为了更好开展革命工作,深入农村,扎根学校,发动进步青年投入革命行列。船埔头区崩坎仔学校进步女教师蔡宝英在朱荣教育下,走上了革命道路。后经地下党员黄能、刘乾坤两人的介绍,朱荣和蔡宝英结成了革命伴侣。从此,夫妻紧密配合,并肩战斗。宝英以教书为掩护,积极发动群众搞好交通情报工作。朱荣外出工作时,常把党的任务通过写信的方式交宝英去完成。为严守机密,朱荣寄来的信件都是用隐形的药水写的,必须放在脸盆水里面才能清楚地看到字迹,然后根据朱荣的示意迅速传达到樟树仔、永光、深水等村党支部,具体地协助其落实任务。

革命运动的日益发展,敌人也伺机进行猖狂的反扑。1929年7月,中共船埔头区梅田党支部在国民党县参议员、保警队长吴建庵的拉拢欺骗下,党支部书记吴子丰带头叛变,把整个党支部16个党员改为国民党所利用的联防队。9月,中共陆丰县委书记吴克绵带领李录、黄阿怀、马兴3位同志在船埔的石下、高磜坑村一带开展革命运动,同月27日住于“石壁庵”。他们被叛徒吴子丰等人发觉后,通敌围捕。由叛徒吴秀宰带反动武装50多人乘夜围捕他们,使吴克绵、李录、黄阿怀、马兴等4人壮烈牺牲,成为南阳山区有名的“石壁庵事件”。事件发生后,朱荣带领温福等人冒着生命危险,以“能为工农奋斗死,虽然做鬼亦英雄”的决心,深入梅田村调查事件发生的经过。当时朱荣等人住于梅田村附近西溪的石砻石洞,做到日隐住山洞,夜间进村搞好调查工作,并借此教育发动群众与敌斗争,为牺牲的同志们报仇。

1930年3月,船埔头区笔石村温后甫、温广寿,船埔的温丁初为首的17人联防队,要策划暗杀朱荣夫妇,但由于朱荣在南阳山区有了深厚的群众基础,当敌联防队此举被群众获悉后,即报告党组织,及时做好防范的准备,他俩方免遭毒手。当时,蔡宝英将要分娩,且她为党工作的声誉也传开了,引起了敌人注视。在这险恶环境下,她离开崩坎仔学校,迁移到岭下村的老虎窝山洞里去产育。不久,她在山洞里产下一男孩,住了20多天。朱荣夫妇后又根据上级指示和其他领导人转移到大坪的雷公嶂村一带工作。蔡感到带孩子与敌斗争很不方便,主动与朱荣商定,把孩子送给雷公嶂村温二妹抚养,这表明了他俩全心全意为革命。1930年6月,蔡宝英等4人被叛徒出卖而被捕入狱。1931年春,朱荣受陆丰县委调任碣石区区委书记,他告别了南阳山区的革命群众,走上新的战斗岗位。

1938年8月,朱荣在陆丰县河口小学组织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时,不幸被反动地主叶巽庵雇用凶手杀害,是年34岁。

朱荣虽然在南阳山区只战斗了3个多年头,但他的牺牲,南阳山区人民深感无限悲痛!他的英名和革命业绩,永远铭刻在南阳山人民的心坎里。

 

(本文根据陆丰县党委史办、船埔镇派出所的存档资料和温接、魏娘石、温文炳、温文添、魏石榜、杨兵矿等同志回忆材料整理)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