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红色记忆 > 解放战争时期南阳山解放区经济工作概况

解放战争时期南阳山解放区经济工作概况

2018-01-05 15:58:44  来源:詹益总 李应基  浏览人数:451

1946年秋,中共华南分局曾对潮汕地区党组织指示:建立边区根据地,恢复武装斗争,这是一个紧迫而又艰苦的任务,没有人办不成事,有人没有枪,建立不起武装队伍,有了队伍没有经费物资就难以坚持并取得斗争的胜利。

当时,中共惠陆边区特派员詹泽平,和隐蔽在陆惠边区活动的黄友、李扬辛、许衡、詹益总、王家明、赖步青、郑建猷等10多位地下党同志,及至1948年6月成立的中共南阳山工委(书记詹泽平),都认真贯彻上级这一指示精神,十分重视抓好经济工作,使南阳山区的建设和武装斗争的开展都得到顺利进行。

一、 经济工作机构

1.南阳山后勤处:1948年初,潮汕人民抗征队南阳山武装中队在黄沙利坑村成立“南阳山后勤处”,负责整个南阳山人民武装部队的经济筹集和军需供给等工作。后勤处副官先后由方明生、李应基担任。

2.1948年6月,南阳山连队扩编为南雄大队。大队部设副官,由詹益总负责。下辖3个中队的事务长,分别由赖民、赖民权、温足兴负责。

3.1948年间,南阳山我党政军在五峰山的石牌麻园村、清泉洞设立后方医院,后迁至南阳村祠堂角。医院由彭学贤负责。随军医师林雪贞,卫生员党组织负责人方时美,卫生员赖秀英、林若素、黄玉英、张冬菜等人。当时医务工作流动性大,既要随部队行动,又要兼顾后方医院工作。医院有病床10多张,重伤病员住院治疗。1949年初,九团在云落湖寨作战受重伤的营长张希国、连长古参拾至里湖竹林村,经何治平医师抢救脱险后才转移至南阳山后方医院治疗。南阳山后方医院于1949年5月移交给边纵二支九团后,迁至里湖竹头村。流沙解放后,医院又迁址于流沙白沙陇村。解放后,该医院并入普宁县人民医院,院长何治平。

4.南阳山修械所:1948年6月,南雄大队在黄沙利坑村设立修械所,同年9月迁至南阳村。修械所师傅赖付、王炳南,负责修理枪械,制造土炸炮。当时抗征队手榴弹很少,武装队员一手执短枪,一手提一篮土炸炮,冲锋陷阵,在战场上土炸炮发挥一定的威力,使敌人胆颤心惊。1949年2月,南阳山修械所归属九团领导。流沙解放后,该所搬至流沙白沙陇村,所长詹铁。

5.交通情报站:为了加强大北山、南阳山、大南山3个解放区的联系和统一指挥,中共南阳山工委先后建立了11个交通情报站:土地坷站,由杨乾负责;石内站,由张仿舟、张子习负责;黄沙利坑站,由杨点、杨木林、杨炳南负责;鸭麻寮站,由古德鹏、古锦青负责;船埔深水站,由温房合、温义芳、温录负责;樟树仔站,由温演接、温灵、温炳负责;火烧寮站,由温演雪、温坎头、温现华负责;高埔葵坑站,由郑建民、郑清和负责;南阳站,由杨老陈、杨晴负责;下村站,由赖古负责;竹林、竹头站,由詹铁、陈美娟、曾和、黄加永负责。情报交通站,除搞好通讯,沟通情报外,也是军需供给转运站。

6.南阳山税务站:南阳山党组织负责人詹泽平,先后派了30多位同志建立了3个税务站:1947年冬建立罗心田站,负责人谢标;1948年夏建立甘石径站,负责人贝格、黄豹;1948年秋建立牛径头站,负责人贝绍。 

二、经济筹集来源

南阳山区我党政机关和武装部队的经济来源都是靠当地自力更生,自筹自给,就地解决。其经济筹集来源主要有3个方面:

1.向敌人要枪要粮。自1947年9月19日成立南阳山武工队至1949年2月,在短短的一年半时间内,南阳山武工队、南阳山武装中队、南阳山连队、南雄大队等,参加大小战斗达30多次,其中在南阳山区内作战的达23次。据不完全统计,这一年半时间,共俘敌500多人,缴获长短枪300多支,弹药、粮饷一大批。

2.向地主、公户征枪借粮。通过反 “三征”,减租减息,发动群众,对各村地主、公户、殷富户的粮、钱、枪支等财产情况,进行调查摸底。然后以抗征队名义,发通知,定日期,定数量,有时还定地点,要他们送粮到武工队或部队驻地。当时征枪借粮一律由部队出具条子给予存据,直到1951年省府决定各县抗征队向人民借粮收据,经县政府核实盖章,上报县、地区粮食局审批,可抵交上缴国家公粮任务。

3.税站的税务收入。南阳山区党组织重视向外开拓经济来源,靠3个税站收行商税,并向商人和群众宣传:收点税支援人民解放军,收税为了解放全人类,解放全潮汕。各税站的税款上交南阳山抗征队副官处,统筹使用。当时河婆、里湖、梅林等地区尚未解放,各地的税站还切断了敌人的交通线,因而敌人也曾派兵骚扰我税站。1949年4月底,里湖解放后,甘石径、牛径头两个税站才撤销。

三、军事给养情况

1. 抗征队的供给标准。

每人每天(两餐)大米1.25斤。

每人每月发给红烟丝2两(以钱计值)及理发费。

夏天赤脚行军,不发鞋;冬天发草鞋一双,卫生衣一件;没有棉被,3个人共盖一条毡条(缴敌人的)。

2.抗征队的艰苦生活。

当时部队经常活动在僻远山村,生活条件艰苦。他们伙食只好天天吃着咸菜、菜脯,根本没有吃到青菜,除了打胜仗,缴获敌人物资,大家才有加菜吃点猪肉。有时连大米也供应不上,只吃番薯汤。他们夜行军多,战士们吃不饱,穿不暖,睡不足,大家政治思想觉悟高,斗志昂,耐劳刻苦,从不发牢骚,不动摇,打起仗来,很勇敢,牺牲生命,毫无所顾。

3.群众搞好劳军支前。

南阳山解放区的群众大力支持抗征队。部队进村,他们帮忙找营地,借谷蓆(作睡席用),送柴火、咸菜,煮开水,煮饭,运粮,买物,有的还帮助放哨,监视敌人活动,送情报,部队转移时群众带路。如部队到达望海凸村,全村只有几户人家,事务长向群众购买咸菜,群众把家里所有的咸菜都送给部队,他们自己宁可无咸菜吃,也不让部队吃白饭。黄沙村是惠揭陆三县交界处的僻远山村,是南阳山后勤单位的驻地。群众和部队有如鱼水关系,他们热爱共产党,支持抗征队,部队驻在利坑,战士们就像在自己的家里一样。如1948年4月26日,敌喻英奇调集普、惠、揭、陆四县保警,汇合南阳山联防队共1000多兵力,分5路向南阳山解放区“围剿”时,黄沙利坑村民兵队长杨兆南带领着民兵抗击敌人,掩护后方人员转移。但是,杨兆南不幸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本文作于1989年8月)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