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革命故事 > 白衣战士大摆地雷阵

白衣战士大摆地雷阵

2017-07-03 17:34:52  来源:编辑部  浏览人数:397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1933年,工农红军第二师坚持在大南山艰苦的环境中战斗,国民党张瑞贵的一个师把大南山象铁桶般紧箍着,山山进逼,步步侵占,企图把坚持在大南山里的红军彻底消灭。红军部队天天同强大的敌人作战,伤病员也天天增多,唯一的红军“西南医院”,任务越来越繁重,处境也越来越危险。

红军“西南医院”没有固定的院址,只在普宁的无水田、梅仔坜、白水磜一带山沟里分散隐蔽,红军医生和护士逆溯山涧,攀着峭壁,把重伤员藏在山顶的草丛茅林里、悬崖石壁里。

当时形势对红军很不利,敌军师长张瑞贵知道红军医院设在这一带,便常派兵来“围剿”,明里暗里寻找红军医院。当时红军医院里只有十五六个工作人员,除有几支长枪外,每人还有一支短枪;但要同敌人硬拼,那是拼不过的。

有一天,医院主任戴雨同志把彭沃和一个姓曾的医官找到一起,商量对付敌军的办法。戴雨根据他的斗争经验,说出了一个对付敌人的计策,彭沃二人听了都十分欢喜,便连忙去做准备工作。

在无水田的后山上,彭沃同曾医官和四个看护兵,隐蔽在丛草矮树中,等待着敌人的到来,山下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不一会,敌人果然来了,足有一个连的兵力。红军眼看敌人前来上当,真是高兴。可是敌人却好象预知红军的计划似的,由一条小路岔向无水田村里去了。旁边的看护兵轻声地说:“敌人不上我们的当了!”彭沃也很焦急,但仍很镇定地说:“不,会来的!我们要牵着它的鼻子上庐山——不上也得上!”

敌人进了村,什么也没找到。红军的医务人员、伤员、医药器材等固然不见,连村民也走了,只有几个老人和小孩留村里。他们正扫兴时,忽听村外枪声响,放哨的敌兵倒下了。他们出村一看,见山顶上走动着几个红军,正是他们所要追寻的对象,于是便向红军追来。红军瞄准射击,打死了三四个敌人,边战边退。敌人气坏了,顺着狭长的山沟小路,尾随着红军入山。突然火光一闪,乌烟腾起,红军埋设的地雷爆炸了,敌人东歪西斜地倒了几个,还来不及卧倒,左右的地雷又爆炸了两个。这一下敌人威武的队列消散了,只见山坡上死的、伤的,横七竖八,狼藉一片。

红军这时已退到另一个山头,还继续向敌人打枪。敌人怕中地雷,只得就地架着轻机枪、端起步枪向红军山头乱射,不敢前进一步。一会,他们收拾了伤兵,一声不吭地跑了。

这就是白衣战士摆设地雷阵的开始。原来在大南山,红军医护人员很早就会使用手炸雷。这手炸雷,药性猛烈,一触即响,甚至在拌和时用力过猛也会炸的。此后,医护们再做了很多各式各样的炸雷,敌人也吃了更多苦头。

每次进村时,这些凶恶的豺狼总是贪婪地翻箱倒箧,抢财物,却没想到现在一切都神奇地变化了。当他们刚一跨进大门口,门坎就开花;或者当他们用手推门时,门板就爆炸;有时他们也许很平安地进到院里,但当他们亲手去开皮箱、拉抽屉、揭锅盖,或者去拿桌上一个烟盒时,这些东西都猛地变成火焰,他们则成了牺牲品。每当敌人在村里挨了炸弹狼狈退走时,小路的隘口又炸开了,耳边还听到红军大声的嘲笑:“有路不走走田埂,颠颠滚滚逃回营。”

敌人日夜焦虑,想破除红军的地雷阵,让一个匪兵唆着一条狗走在队伍前面当“尖兵”。因此,红军又改变埋设地雷的方法,把地雷埋好后,上面盖一块木板,板上做好伪装。狗的体重小,不能踏落复板;敌人却笨重,踏落复板时,镪水就倾在炸药上,于是地雷又炸开了。

敌人被炸得最惨痛的一次,是在梅仔坜村前的山坡小路上。当时敌人一个营,分三路向梅仔坜村进犯。敌人兵力虽多,攻势也大,但还没有忘记前几次地雷爆炸的教训,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地走着。可是,他们的命运还是操纵在红军的手里。红军把五个大地雷埋在梅仔坜西山的小路上,敌人的一个连正踏上了这条死亡的道路。这个连的一个敌兵牵着一条狗走在最前面,眼看第一个地雷踩上了,第二、第三个地雷也踩上了,连最后一个地雷也走过了,却没见一点动静。敌人见一路上没有碰上地雷,便一个个抬起头,胆大起来。可是,当他们大部分进入地雷阵时,突然前面的一个地雷响了。敌人回头跑,后面的一个地雷又响了,紧接着中间的三个也开了花。敌人躲闪不及,死伤了二十多个。那些没有炸死的敌人惊慌失措,趴在地上不敢动弹,最后在连长催促下,才爬起来,展开阵势,包围西山。敌人在北山的那个连,则开枪掩护。而敌人村里的那个连,起初以为中了红军的埋伏,惊慌地跑出村来应战,随后又出兵协助到西山搜山,要寻找红军报复。但他们在西山又中了红军的地雷阵。

这是一次很大的胜利,全医院和周围的群众都轰动起来了。医院的戴主任比谁都高兴,激动地说:“我们白衣战士,是讲人道,治病救人的。但是,对于比野兽还凶的敌人,我们给它点厉害尝尝,这也是我们的人道。”

自此以后,敌人很长一段时间不敢窜入大南山。大南山依然是红军的。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