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历史文献 > 挖掘潮汕红色文化资源,提高历史教学质量

挖掘潮汕红色文化资源,提高历史教学质量

2016-09-24 14:28:21  来源:叶娇燕  浏览人数:654

红色文化是指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在新民主主义革命到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过程中所习得的知识信仰、美术、道德、法律、风俗以及任何其他的能力与习惯的整体。[1]潮汕地区有着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在历史教学中教师要善于发掘和利用本地特有的乡土教育资源。[2]潮汕红色文化作为一种重要的乡土课程资源,既有别于一般教育资料的单薄,又有别于专门教材的无趣。潮汕地区的历史教师若能科学地挖掘潮汕红色文化中的典型人物和先进事迹,将其渗透到历史教学中,无疑对历史教学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

一、挖掘潮汕红色文化资源,提高学生的学史兴趣

历史学科具有自身的独特性质,拥有丰富的课程资源。但长期以来人们往往把历史教科书视为唯一的课程资源,或者至多加上几幅历史挂图而已。在这样狭隘的课程资源观念的支配下,历史课被学生看成是“死记硬背”的科目。中学生的身心发展正处于一个由幼稚到成熟的过渡时期,单纯热情但自制能力、意志能力较差,加上社会的功利性驱逐,教学内容繁多、难学,如果教师教学方法的枯燥单一,就很难激发学生学好历史的动力。

《全日制义务教育初中历史课程标准》在前言中规定,课程改革要“激发学生学习历史的兴趣”[3]。只有学生对所学课程感兴趣并感到愉快,他才能使学习兴趣成为推动学习的强大动力,才能达到发奋忘食、乐而忘忧以至欲罢不能的境界,才能学好所学的课程。[4]乡土课程资源所涉及的内容是和学生生活、 成长的地区紧密相联的。学生所具备的社会知识,有很多是来自于社会,来自于他们所生活的环境,而学生最为熟悉的社会环境就是自己的家乡。了解自己生活的地区是学生发自内心的需要。因而进行乡土史教学必然会引起学生浓厚的学史兴趣和强烈的学史愿望,增强学习的注意力和主动性,改变历史课“讨人厌”的局面,有助于实现历史学科的教学目标。

潮汕红色文化作为一种重要的乡土课程资源,恰当地运用到历史教学中无疑有利于历史学科的教学目标的实施。在课程上适当给学生讲述一些潮汕红色文化,课余时间组织学生调查访问历史知情人,能够使历史课内课外相互呼应、结合,为学生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氛围。这样,教师讲历史、学生背历史的传统、呆板的教学方法和模式就能从基本上得以克服,学生的学习主动性也能得到提高,从而增加学生的学习兴趣。潮汕红色文化是学生能看得见、摸得着的生动直观的东西,通过潮汕红色文化的学习能够使学生由近及远、由浅入深地理解中国历史,这也符合中学生的一般认知规律。

二、挖掘潮汕红色文化资源,突破教学重难点

历史教学重难点是指学生不易理解和掌握,教师难以讲清的教学点。其实质是学生与教材之间较为突出的矛盾。如果处理不当,往往成为教学活动的严重障碍,使学生在学习中“知难而退”丧失信心,视学习为苦役,甚至产生不学的念头。一堂刻上得好不好,关键看教师是否正确地讲解了教材的基本内容,是否突破了教材的重点及解决了教材的难点,使学生真正地理解和掌握了教材的基本知识。教师在教学中能否抓住重点、突破难点,是做好教学工作的基本条件,也是课堂教学走向高效的关键所在。[5]

历史本是人类社会已经消逝了的各种现象和事件,中学生要将其弄清楚并理解这些过去了的历史情况,是有一定的困难的,对于教科书中的重点问题更是如此。毛泽东说过:“感觉到了的东西,我们不能立刻理解它,只有理解了的东西才能更深刻地感觉它。”[6]理解是教学的中心环节,在化解重点、难点的过程中,教师恰当地运用潮汕红色文化资源,有利于引导学生发现事物的内在联系,克服学习时的困难、更好地掌握历史的基础知识。如教师在讲授“八一南昌起义”时,要让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学生理解这一知识点无疑是有难度的。如何让学生更好地理解这个知识重点,成为教师的教学难点。笔者在讲授这一知识点时补充了起义军南下转战广东,在潮汕历史上所留下的那段短暂而激励人心的岁月——潮汕“七日红”史实,通过图片展示当时起义军进驻汕头时的总指挥部(原大埔会馆),潮州西湖涵碧楼(南昌起义军驻潮州的第三师司令部驻地)和潮州市区叩齿庵(起义军第三师政治部驻地)等历史遗迹,让学生深感“亲临其境”,直观联想和感受“八一南昌起义”的过程,体会先烈们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零距离接受爱国主义教育,加深对历史事件的理解。总之,通过潮汕红色文化资源可以较好地实现理论与实践的有机结合,有效地化解教学中的重点和难点,更好地加强学生对所学知识的理解和巩固。

三、挖掘潮汕红色文化资源,落实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

《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课标准》在思想情感教育目标中突破了以往单纯政治教育的局面,把历史教育的社会教育功能与人的发展教育功能结合起来,即注重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的教育,注重了人文素养和科学精神的培养。[7]潮汕红色文化作为一种乡土课程资源,有着提升学生思想品德修养的丰富资源,本地教师若能有的放矢地开发和利用潮汕红色文化的资源优势,无疑有利于落实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一)理想信念教育

理想信念是一个国家和民族奋勇前进的精神动力,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失去了理想信念,就会失去前进的动力,就会失去凝聚力。理想信念是潮汕红色文化的首要内容,在德育方面发挥着重要的育人价值。精心挖掘潮汕红色文化中的理想信念的“经典题材”,对学生进行理想信念教育显然是十分必要的。潮汕红色文化富含生动感人的革命事迹,领袖们传奇般的革命经历,红军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的动人故事以及彭湃、方方、邓发等革命英雄人物的事迹都生动感人、教育至深,对学生有着很强的吸引力和感染力。笔者就曾组织学生参观大南山革命历史纪念馆,演唱革命歌曲、观看潮汕红色电影等红色文化教育,帮助学生认清历史发展的必由之路,培养他们热爱党、跟党走的思想感情,牢固树立共产主义的坚定信念。

(二)爱国主义教育

爱国主义是指“对祖国的忠诚和热爱的思想”。[8]正如列宁所说“爱国主义就是千百年来固定下来的对自己祖国的一种深厚的感情”[9]。潮汕红色文化本身就是爱国主义的文化,包括了许许多多潮籍共产党人为了取得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而英勇奋斗的经典爱国事例,涌现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壮烈场面。革命烈士杨振世英勇就义时高呼“打倒国民党发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并怒斥敌人:“你们杀死我一个人,将有更多的人起来与你们斗争到底!”[10]

笔者特地组织学生开展“潮汕红色文化看潮人的爱国主义精神”的探究活动。在研究探索的过程中从学习入手,学生走访了乡村中的老人,查阅大量潮汕红色文化的文献,开展讨论、交流,亲身体验潮籍共产党人的爱国之心,尽力促使爱国主义成为学生自觉的思维意识和行为习惯,形成对国家的热爱之情。

(三)艰苦奋斗教育

艰苦奋斗是潮汕红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以潮汕红色文化中的典型事例教育学生,使他们懂得“大人不华、君子务实”的道理,培养塑造学生的艰苦奋斗、勤俭务实的精神。担任潮汕第一个中共党支部书记的杨石魂同志,毕生投身于潮汕革命运动,经历了艰苦斗争环境的严峻考验。无论是在第一次东征后受军阀通缉的白色恐怖的日子里,还是遭受反动派绑架毒打生命垂危时,无论是国民党右派叛变革命、疯狂屠杀共产党员、本人受悬红通缉的血雨腥风中,还是他的胞弟惨遭敌人杀害、家庭受株连,父亲受监禁的险恶环境中,他都始终立场坚定,坚贞不屈。[11]

为了培养学生勤奋读书,刻苦学习的精神,笔者曾布置这样一个作业:让每位学生利用节假日走访图书馆,查看潮汕红色文化资料。笔者详细地要求每位学生在查找潮汕红色文化资料时把阅读到共产党人艰苦奋斗的事例写成读后感。通过布置课外作业让学生近距离亲近潮籍共产党人,学习他们艰苦奋斗的优良品质,进一步激发学生勤奋读书,刻苦学习的决心。

(四)集体主义教育

集体主义是一种精神,主张个人从属于社会,个人利益应当服从集团、民族、阶级和国家利益的一种思想理论。[12]潮汕红色文化本身就充分体现了集体主义精神的内容,也是一种宝贵的财富。担任中共汕头地委妇委书记兼岭东妇女协会会长的李文兰1928年2月不幸被捕,敌人为从她身上挖潮汕地下党组织名单,引诱不成,竟施以酷刑,敌人用火钳烫其乳房,以银针刺透其十手指头,她坚贞不屈。同年6月在汕头审判厅前英雄就义,在刑场上高呼“共产党万岁”。时年24岁,被誉为“巾帼英雄”。[13]

笔者曾利用第二课堂,开设了“潮籍共产党人的集体主义精神”的专题讲座。通过多媒体课件向学生展示了潮籍共产党人集体主义的典型事例,使学生认识到,许多潮籍共产党人在生命遭受威胁时仍然义无返顾保守党的秘密。在这一过程中,学生的集体主义情感得到濡染,从而进一步培养他们的集体主义精神。

综上所述,潮汕红色文化作为一种重要的乡土课程资源,在历史教学中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潮汕地区的历史教师必须高度重视,深入加强对潮汕红色文化的学习研究,在新课程改革的伟大实践中,充分挖掘潮汕红色文化的教育资源并运用于历史教学中。

注:

[1]刘丽平、李水弟:《“红色文化”的价值形态与开发策略探析》《职业圈》2007年第12期。

[2]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全日制义务教育历史与社会课程标准(二)(实验稿)》,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版,第18页。

[3]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全日制义务教育初中历史课程标准(实验)》,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1年版,第二页。

[4]孟思清:《兴趣是最好的老师》,百花文艺出版社1999年版,第31页。

[5]鄂燕:《浅谈如何突破教学重难点》,《新课程(小学)》2001年第8期。

[6]《毛泽东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86页。

[7]袁海军:《充分利用教材进行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教育——以<俄国的改革〉一课为例》,《教育研究与实验:新课程研究》2006年第6期。

[8]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现代汉语词典》,商务印书馆1996年版,第4页。

[9]《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608页。

[10][11]王宋斌:《红色普宁》,中国文艺出版社2011年版,第101页,158页。

[12]潘翔:《集体主义教育的时代主题》,《新课程研究(教育管理)》2007年第1期。

[13]钟浩:《烈士丰碑铭刻潮人心中——记汕头市革命烈士陵园墓包》,见2005年5月8日《汕头日报》。

 

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张希非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
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张珂敏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