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红色记忆 > 洪冶冶红歌不息——抗日时期洪冶学校的几个片段

洪冶冶红歌不息——抗日时期洪冶学校的几个片段

2016-07-19 15:09:20  来源:杨昌秀  浏览人数:669

洪冶冶红歌不息——抗日时期洪冶学校的几个片段

洪冶是我的母校,从1940年初入学到1947年末毕业;在这里整整度过了六个春秋。她在我幼年时期,就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走进洪冶校门,一副对联呈现在我的眼前,上联是:“洪炉巨灶”。下联是;“冶俊陶英。”是的,这是洪笑②校长办学的指导思想,他把学校办成洪炉一样,冶炼着无数的精英。

下面忆记抗日时期洪冶学校的几个片段:

一、以革命需要开设课程

当时的红冶学校,在洪笑、杨斋、李怀章等的主持下,为宣传革命真理,宣传抗日,他们抛开国民党统编的《国文》、《公民》等宣传封建道德、反动腐朽的教材,在高年级开设《文艺理论》、《文选》、《战时常识》等课程;在低年级开设《故事》等课程。通过这些课程对学生灌输反帝反封建和抗日救亡的道理。

洪校长亲自担任《文选》、《故事》课的教授,杨斋教务主任亲自担任《文艺理论》的讲授。《文选》内容选自东郭特吉等人主编的在桂林出版的《野草》文艺 杂志。文章选定以后,多数由杨斋亲自刻写、印刷,然后装订成册,发给学生。文选内容好多是鲁迅的名篇,如《一件小事》、《孔乙己》、《风波》、《阿Q正传》等。除了鲁迅著作外,还选用了不少富有战斗性、讽刺性的寓言、杂文。据当时高年级学生杨承加、王继裕等校友的回忆,为了讽刺国民党的真独裁、假民主,选读了寓言《兔先生的发言》、杂文《韩康卖药》等文章。洪校长在讲完《兔先生的发言》之后,激昂地作了一首诗:“苦恼何时,森林野兽多,除非一把火,烧杀众妖魔。”这首诗表达了洪校长对当时腐败政治、贪官污吏的抨击及其革命的决心。

为了抨击大汉奸汪精卫,我们选读了《盖棺论定》一文,文中引用了汪精卫行刺聂政王未遂而被慈禧太后就擒时所作的一首诗:“慷慨过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诀,不负少年头。”但后来他却成了卖国贼、大汉奸。对此,洪校长在讲课时,特别引用了《盖棺论定》中的另一首诗:“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倘若当年身便死,一生真伪有谁知。”狠狠地批判了汪精卫假革命、真卖国的虚伪性。

为了揭露国民党官场中狗咬狗的情况,我们选读了杂文《腌狗记》,准确地击中了国民党官场中的“兔死狐悲,物伤其类,死狗就食,生狗自危”的混乱政治局面。

《战时常识》课的开设,主要是对学生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也向学生介绍苏联卫国战争的情况,对学生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教育。

由于办学和课程设置的指导思想明确,经过几年的学习,不少学生是爱情分明,积极上进,有的还参加了共产党,如王岱、黄佚农、陈玉昆等学生都是1940年前后在洪冶学校读书时入党的。他们以后都走上革命的征途,成了革命的领导干部,为党、为人民作出了贡献。

二、把学校办成宣传抗日的阵地

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日寇开始向我国发动全面进攻。1939年6月21日倭寇攻占汕头。摆在洪冶学校师生面前的重要任务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积极地投入抗日救亡运动。至1940年间,在洪校长的领导下,洪冶学校师生的抗日救亡宣传工作搞得热火朝天。在学校里,处处可以听到抗日救国的歌声:《在松花江上》、《黄河大合唱》、《杨水谣》、《开荒歌》、《游击乐》等号召抗日救亡、生产自救的歌曲,大多数学生都唱得好。

此外,还教唱了大量的儿歌、方言歌,如《打倒日本仔》、《奴仔歌》等等。当年的老校友至今还能背出不少的歌词。当时师生们正是用大量的抗日歌曲,揭露日寇侵华的罪恶,唤起广大群众走上抗日的前线。

同时,还用戏剧开展宣传。在杨斋、郑芳麟等教师的指导下,师生们演过话剧《小三子》、歌剧《送郎从军》。参加演出的老校友至今记忆犹新,记得《送郎从军》中的一段:“送郎送到大路旁,叫声哥哥莫非伤,此去多打日本鬼,不让鬼仔渡黄河!”更可贵的是,当时的教务主任杨斋亲自上台表演独脚剧,演唱了“流亡三部曲”。

除利用歌曲、戏剧宣传外,校外还组织壁报比赛、抗日漫画展览、演讲比赛、拾废铁、抓汉奸等多种形式的活动,使抗日救亡、反饥饿、反内战的意义深入人心。

当时,洪冶学校被普宁县国民党当局视为“红色”学校,督学经常到校检查。督学一到,进步教师立即把革命书刊,《文选》等转移到学生家中去。由于师生们的警惕性高,从未有出现事故,督学也就无可奈何!

三、严明的纪律和优良的校风

抗日时期的红冶学校管教好,远近闻名。学校纪律严明,学风好,学校里到处书声朗朗,歌声嘹亮,气氛活跃,生机勃发。

当时学校建立早读,午写、生活检讨、科代表等制度,坚持天天排放学队。还组织高年级学生走向社会,进行社会调查,要求学生了解当地人口、经济发展、群众疾苦以及社会各类代表人物等情况。通过这些活动,不但培养了学生严守纪律的习惯,而且培养了学生的良好学风和革命精神;不但使学生学到了书本的知识,而且使学生有了社会实践,增长了才干。

学校尊师爱生、团结战斗蔚然成风。教师郑芳麟,因家乡沦陷,生活极为困逼。师生们闻悉,即行踊跃捐助,不几天就捐粮二百多斤,解决其生活问题。有一个暑期,黄曼生等两位教师回到沦陷的家乡——潮州。新学期开学两周了,这两位教师还未回校。六年级班主任杨斋,就以《思念郑、黄二老师》为题,指导学生作文,表达学生对教师的深切之情。这两位教师回校后,对此十分感动。

抗日时期的洪冶学校,真正是:“洪炉冶钢铁,沃土育精英,革命作用大,业绩响铮铮,洪冶冶歌不息,桃李芬芳沁人心。”③

注:①借用王岱、黄佚农所作方言歌《赞洪冶》中的一句。

②洪笑又名文治,揭阳县白塔人,抗日时期任洪冶学校校长,共产党员。

③引自王岱、黄佚农所作方言歌《赞洪冶》。

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张珂敏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
新四军青年楷模——陈惠新四军青年楷模——…
“寸草春晖”之感“寸草春晖”之感
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记述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