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红色记忆 > 发展教育振兴乡邦——抗日战争时期的里湖富美公学

发展教育 振兴乡邦——抗日战争时期的里湖富美公学

2016-07-19 14:55:49  来源:李乔生  浏览人数:838

发展教育  振兴乡邦——抗日战争时期的里湖富美公学

里湖富美公学旧址——李氏祖祠


抗日战争时期,里湖区的富美学校,是在我们党领导下开展抗日救亡运动,发展党组织坚实的农村据点,有“抗小”之称。

该校与1938年由王纶学校长和郭章穆、杨锋(杨左生)等一批党员、进步教师办起来的。1939年又调林家铨(林川)、何史等党员教师来校工作。这两年,富美公学的老师,以高度的爱国热忱,掀起抗日救亡运动高潮,且在斗争中发展“青抗会”组织和壮大党组织力量,建立富美党支部。1940年至1945年,在党组织领导下,经反复争夺,这个学校阵地牢牢掌握在我党手里,它成为开展党的地下活动,隐蔽精干,积蓄力量的战斗堡垒。这几年,由上级党组织安排到该校以教书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活动的同志有:李鸿基、刘斌、陈作兰、卢昌平、杨杰光、姚炽文、郑流阳、黄寄南、陈彬等。这支党员教师队伍,既表现了一个教育工作者为人师表的高尚品质,又保持艰苦朴实、甘为孺子牛的精神;辛勤施教,把学校办得有声有色;深入群众,扎根农村,散播革命种子。正如人们所说,这些教师,吃的是草,挤出的是奶,哺育着一批批青少年的茁壮成长。直到今天,富美乡的老农民,每当谈起抗日战争时期富美公学的老师,都怀着敬佩的心情,赞颂王纶学、李鸿基等是潮汕人民的好儿女,是共产党的好党员。

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抗日救亡运动席卷祖国各地,富美乡的开明人士李存嘉、李存胜等激发了爱国爱乡热忱,不分昼夜斡旋于乡绅族佬之间,宣传发展教育,振兴乡邦,坚持团结,消除南、北社隔阂,因势利导,把分散在各村的五所私塾小学合并,复办为富美公学(富美公学于1930年由革命先烈李天海创办,革命低潮时停办)。这顺乎历史潮流与民意,深得全乡人民的拥护。它标志着长期处于封建宗派纠纷得到解决,进入团结协作,共同发展教育事业,重振乡邦的新局面。

1938年新春,富美公学开学了,全校二百五十多名学生,喜气扬扬,迎接着王纶学(校长)、郭章穆(教务主任)、杨锋(训育主任)、曾杰、谢德秋、邱垂康、王有远等7位老师到任。这批老师都是二三十岁的年青人,文质彬彬,朝气蓬勃,踏进学校,众人瞩目。他们治学有方,辛勤施教;一律采用新教材,用启发式为主的教学方法;提倡学以致用,学用结合,反对不读书、读死书。在高小年级,讲授近代史、潮汕地理,树立爱国爱乡思想。在部分学生中,辅导艾思奇《大众哲学》,启发学生学会掌握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的基本观点和方法。组织学生参加社会活动,进行社会调查,剖析活教材,引导学生写记事文、叙事文、写学习心得,提高对客观事物的辨别能力和认识水平。王纶学校长经常语重心长地对学生说:孔明的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我们叫多思出智慧。这“遇事要三多(多看、多听、多动脑筋)”,“多思出智慧”成为我们的座右铭。同时,老师们晚上深入各个村落,发动群众,把中青年农民组织起来,举办成年夜校。又以高年级学生当“小先生”,以自然村为单位,办妇女识字班。在学校、夜校、识字班教抗日歌曲,公演白话剧,讲政治时事,发动学员写慰劳信、募捐支前。组织宣传队、歌唱队,到里湖圩等地开展抗日宣传、张贴标语、演街头剧。农忙季节,学校的老师,打赤足,卷起裤脚,带上竹笠,带助耕队给农民干活。他们一到那里,歌声四起,“义勇军进行曲”、“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的歌声响彻田野。学校利用假日,组织学生挖观音土粉刷学校,开展篮球比赛,进行军事训练。这样,一所新型的革命学校,使新的一代在健康茁壮成长。当时人们传颂着:陕北有“抗大”,富美公学是“抗小”。

为了巩固富美公学这一阵地,在这两年中,王纶学、郭章穆等人扎扎实实地做了两项奠基工作。

一是做好统战工作,使公学得以办下去。他们摸清这个乡历史上、现实中存在的问题,依靠进步力量,团结中间阶层,提出“发展教育事业,大力培育人才,振兴乡邦”的口号,集资兴学,使富美公学能较长时间地办下去。富美乡原是封建宗教矛盾较深,虽同一姓氏,但因历史上的封建宗派纠纷,人为地分成南、北社两大势力,长期刀剑相交。曾长达十八年。同邻乡也经常械斗。有所谓“布尾(富美)俗俗,打赢三社四大族”之称,有“子报父仇”之说。由于长期受天灾人祸,大部分耕田沦落于河头、钱坑的封建地主和本乡各公户手里,群众赤贫多,往南洋海外谋生的人多,贫困交加,文化落后。但是,这个乡早年也有过一段不平凡的历史。1929年至1931年,中共党员李天海在这块土地上,倾注了心血,成立了赤卫队。全乡青年农民都参加了赤卫队,在“初祖祠”的旗杆柱上竖起犁头镰刀的红旗。同时,在李天海号召下,废私塾,兴文化,创办富美公学;动员全乡劳动力,建筑长达四公里的新溪仔基围,抗御常年山洪,保住四千亩耕地。当人们淡起天海,说起这段赤色运动,都引以为荣,称赞他是一个顶天立地,大公无私的共产党人。“要象阿穆(天海,原叫李存穆)所说的,‘只有办好教育,培养人才,乡人和睦,才能使富美乡兴旺发达’。”这是富美人的共同心声。因此,富美公学,它象征着南、北社的和睦团结,它的历史,记载着富美乡“和必兴,分则衰”的兴衰史。尔后,王纶学校长等人发扬了李天海的革命精神,抓住办学校是团结全乡人民的纽带和动力,活跃于各村的豪绅族佬之间,尤其是密切交往了李存嘉、李存胜、李桂年、李子仁等当权人物,取得乡绅们一致认识,把学校的老师看成是自己人,说: “王纶学是一个热心办教育的陶行知。”终于在王纶学校长等人的努力下,召开全乡族绅会议,正式成立董事会,选李存嘉、李桂年为正、副董事长,并把学校的常年经费,根据各祖业的情况,落实合理负担,并把榕江两片竹林、牧草和扩种的全部收益,作为学校基金。

二是通过青抗组织的斗争实践,考验和吸收一批共产党员,建立富美党支部。这两年先后入党的有:李怀章、李芳龙、李诗纯、李存光、李传裕、李传典、李阿五、李阿六、李芳洁、李芳畏、李存城、李存音、李存克、李存欢、李传书、李传训、李传忠等17人。

1939年11月,王纶学根据上级党组织的指示,从富美乡的党员中,抽调李存诚、李存克、李传书三人赴桑浦山参加汕青抗游击队。

1939年底,国民党反共顽固派发动了抗日战争期间第一次反共高潮。随着全国形势的逆转,地方反共顽固势力抬头,逐步排挤和限制共产党的活动,进而公开迫害共产党员和革命者。富美乡以李芳士为首的顽固势力,同县城洪阳的反共顽固派勾结起来,他们一面成立励志社,拉拢分化青年,另方面盯住学校,压制进步力量。对此,我们党支部的同志虽据理力争,李怀章同志紧紧依靠李存嘉、李存胜,竭力推荐人选。但由于顽固豪绅李子仁(李芳士之父)作梗,以亲自定聘洪阳城的李氏宗亲某佬的儿子为理由,强行把学校阵地夺去了。1942年2月来了一批城里人当老师,学生不够二百人。他们自认清高,同群众格格不入;办学不力;每天上课照本宣科;见学生谈抗日,唱革命歌曲,说是染上抗日病,加以干预反对。就这样,把一个革命气氛浓浓的学校变成一潭死水。4月底,这批老师把半年的薪俸吃光了,居然在一个深夜也偷偷溜走。

城里老师同前两批老师形成鲜明对照。后者半途不辞而走,学校关门,群众意见很大,李子仁脸上无光。这一事实给乡里人一个深刻的教训:要办好学校,关键在师资。同时,我们党内的同志经这一较量,受益不浅。认识党在隐蔽斗争时期,占领学校阵地,对执行中共中央和南方局提出的“十六字”方针与“三勤”任务,继续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是十分重要的。因此,应当把争夺学校阵地作为党支部的主要任务。经反复研究,针对乡的实际,我们采取两项对策。

一是依靠进步力量,争取多数,对不同对象,采取不同的斗争策略,不失时机地掌握主动。我们认为,南社的当权人物李存嘉是一个热心教育事业的开明士绅,群众威信比较高,且有李存胜、李传璋等一班人协助,在乡政中占一定份量,是一支倾向进步的代表。对这支进步力量,我们应支持他们,当好参谋,使每年由上级党组织安排到富美公学任教的老师,让李存嘉出头推荐,行董事长的职能。南社方面的工作,党组织决定由李怀章、李芳龙负责.北社当权人物的情况比较复杂。其中:李桂年为人比较正直,强房,有权威。但他重于经商,轻于乡政。李子仁是一个反共顽固派豪绅,欠人民一笔血债(他在1934年6月,勾结国民党军团长何宝之逮捕我乡两个革命青年.共产党员李存瑶于8月21日在流沙广场被枪决。李存诚在洪阳监狱坐牢四年。)且勾结国民党省参议员、第五“清剿”区参谋林石平(河头乡人),横行霸道,无恶不作,群众憎恨他。但他在北社有一定地位,对这个坏头子,我们为顾全学校这个大局,采取又拉又打、又打又拉,以减少阻力的对策。同时,我们利用李长择(伪保长)这个中间人物从中斡旋,以使北社几个头面人物同李存嘉在办学的问题上能比较协调起来。北社方面的工作,党组织决定由李存光负责。为了党的事业而争夺学校阵地,我们这些年青党员,敢于面对现实,周旋于乡绅族佬之间,不屈于淫威,竭诚促进教育事业的发展。

二是挤进学校,调整关系,掌握财权。富美乡矛盾错综复杂,由谁掌管学校的财政,互不信任,谁也不愿担负这辣手的理财工作。为此,党组织先后向董事会推荐李传裕、李存光、李芳洁到学校担任教员又兼管财务工作,取得较好的效果。

1942年9月,潮汕地下党暂对停止组织活动的时候,杨杰光同志向我们指出,富美乡群众基础好,学校又地处背靠榕江、普揭交界,是个隐蔽的好地方,要求我们坚守学校这个阵地,作为党在暂停组织活动时期的首要任务。我们牢记党的话,经得起种种严竣的考验,脚踏实地,坚定不移地坚持下来,负起掩护精干的重担,以便待机再起。

(本文作于1986年10月)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