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史料专题 > 日本军队侵犯普宁的罪行

日本军队侵犯普宁的罪行

2016-07-15 15:36:34  来源:王宋斌  浏览人数:820

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中日武装力量敌强我弱,国民党顽固派消极抗战,腐败无能,致使中国大片江山相继沦陷。1939年6月21日,日本军队攻陷汕头,潮安及沿海县市先后被敌占领。普宁由于地处潮汕腹地,因而长时幸免直接遭受战祸,但绝非一隅偏安,世外太平。1944年冬,驻汕日军疯狂入侵潮汕腹地,先后三次窜犯普宁县境,洪阳县城三次被侵犯,全县大部分地方,均遭敌寇铁蹄蹂躏。①日军占驻普宁前后虽只二个多月,但其所到之处,枪杀淫掠,无所不为,给广大普宁人民带来深重灾难。

现根据有关历史资料,将日本军队三次侵犯普宁犯下的罪行综述如下:

1944年12月14日,日军首次侵犯普宁。这一年,中国抗日战争已进入战略相持后期阶段,日本军队在中国大陆和太平洋战争中军事上不断失利,面临着穷途末路境地,为加紧抢夺军用物资,打通广汕陆地交通线,以策应南洋战事,企图垂死挣扎,于是向潮汕腹地大肆入侵。

12月9日,日军攻占了揭阳县城后,为进一步抢掠物资与武装侦察,继而向普宁和棉湖进犯。14日下午l时,日军以南支派遣军森田部队及潮伪兵团8981部队合共步兵300多人,骑兵400多人,装备小钢炮4门,机枪20多挺,从揭阳的马丘、三洲南渡榕江,首先侵犯普宁的扬美刘村,国民党地方团队一枪未发,闻风而逃,县政府及各机关也慌忙搬迁至梅峰乡。15日,占驻扬美村之敌兵分二路猖狂长驱直入,于当天上午9时,轻易地占领了普宁县城。日伪军队入城后,四处加紧抢掠重要物资,并将物资运往钟堂、棉湖,由水路转运揭阳。至17日晚,敌目的已到,遂从棉湖、钟堂向洪阳集结,于18日早,由洪阳经麒麟、南径、贵屿退出普境,向潮阳方面窜扰。②

此次日军侵普,从14日犯境到l8日早撤走,为期仅5天,被掠走大量物资,县城及附近乡村人民大遭殃害。

日军首次进犯普宁,因未受到任何抵抗,更加助长了嚣张气焰,故仅相隔一个多月,于1945年1月24日又再次侵犯,并且更加放开贼胆,在全县四处窜扰。是日上午,日伪军百余人,从潮阳溪内,经揭阳的古溪进犯普宁的广太圩,潮来港。随后又增援兵力300多人,马数十匹,并派兵数十人进犯石潭村;至黄昏,日伪军队又全部渡江入侵揭阳的桂林、南塘、新亨等地。

27日午后,日伪军队复渡榕江进犯普宁扬美刘村,当晚占驻扬美刘敌军有数百人,并阴谋策划进犯普宁县城。28日晨,日伪军数百人,分三路向县城进逼;右路经典竹、洪山西侧、白石、黄厝寨进犯县城西门;中路经泉塘,林尚书越洪山进犯县城北门,左路经仰山、蓝岩山麓过雨堂、庵后,塔脚进犯县城东门。日军兵临城下,吓得国民党地方团队慌忙退至县城南面几里路的陂乌村,县长周英耀带着政府部份官员,则赶紧从大坝四山乡又退至流沙,并将县府后方迁至和寮、横溪、西社一带。当天下午3时,洪阳县城第二次告陷。

日军占领县城后,即派兵300多人侵占揭阳县棉湖镇,与洪阳形成犄角之势。

29日上午8时,占驻洪阳之敌又出动二路向南窜犯,第一路进犯大坝后再分三路进犯流沙,第二路200多人于当天下午一时从洪阳进犯陈洞径,继而向麒麟、南径、贵屿等处窜扰。

30日早晨8时,大坝一路之敌400多人,骑兵数十人,从新斗、新圩村、溪尾等地分数路进占流沙,于拂晓在白沙陇集结后,又往西窜扰赵厝寮村;接着又分成二路,一路经池尾、寒妈径进犯云落(当时属惠来),一路经赤水进犯马四乡、灰寨。

同日,原驻占棉湖日军100多人也策应东中二路之敌向梅峰、六仁一带窜扰,并在当天进驻里湖。日伪军兽蹄踏遍全县,所到之处,奸淫劫掠,无恶不作,终于爆发了群众自发武装围攻日军的斗争事件。

这里应该指出的是,自从抗日战争爆发后,在中国共产党的倡导下,普宁人民奋起开展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运动,并组成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在抗战初期就被誉称为“潮汕地区抗日救亡运动的摇篮”。在党组织的发动和领导下,1937年lO月,以普宁青年救亡同志会为主体的各种抗日救亡组织纷纷建立起来,他们占领学校和广大农村阵地,运用报纸、夜校和演剧等各种形式,广泛深入宣传党的抗日主张,深刻揭露日军暴行和流氓汉奸行为,激发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革命斗志,这为积极开展抗日斗争奠定了深厚的思想基础。里湖发生的群众自发武装围攻日军的斗争事件,正是这种思想基础的内在反映,而日军二次侵普的罪行正是此事件的导火线。

因此,就在日军进犯里湖当天傍晚,里湖周围数十里的普揭乡村群众约上千人,都提着枪和其他武器,纷纷赶到里湖参加围攻日军,把日军驻地上社包围起来。日军觉察后,慌忙爬上屋顶,乘夜幕逃出包围外,并毒辣地向群众反包围过来,疯狂开枪射击。由于缺乏统一组织和领导,缺少必要军事知识,结果,参加围攻日军的群众反为敌人杀害148 人。③

残暴戚性的日军,对着殉难的群众,或砍首碎尸,或用刺刀乱捅,其情惨不忍睹。如:河头村陈景,尸体被日军砍成几段后丢到厕池里,富美村李老色,被日军打死后用刺刀捅破肚皮,肠子流到体外;下园村农民陈忠冰,在日军当夜逃离里湖时,被抓住强迫带路,行至竹头村被日军挖掉眼睛后杀害,生怕其走漏消息。④

日军虽然杀退围攻群众,但自己也惊魂失魄,连夜经竹头、和兴、横山仔向梅林潜逃。31日上午5时,抢掠物资后,又向惠来盐岭方面逃窜。当天下午,占驻灰寨、贵屿日伪军也分别向惠来和潮阳陈店方面窜扰。2月1日,敌军全部撤离普境,人民始得以安宁。

此次日军侵普,全县均遭敌兽蹄蹂躏。据1948年出版的蔡子翔《潮汕陷沦回忆录》一书记载说:“此次敌骑入普,为期仅仅九天,而流毒遍及全县,综其兽行,罄竹难书,损失相当严重。”这里虽未见具体记载,但日军此次侵普罪行,可见一斑。

日本军队最后一次窜犯普宁是在1945年3月7日,这次日军进犯,路线又与以前二次不同,方向恰好相反,即由前从北向南进犯变为从南向北进犯。

3月7日上午,日军一股40多人,首先由惠来入侵泗竹埔,并于当晚占驻该村;另一股有日伪军100余人,则从潮阳陈店,向普宁桥柱、南径、麒麟等处进犯,在麒麟遭地方自卫队二中队阻击,迫使其退至贵屿一带。

3月8日上午6时,驻泗竹埔之敌又进占流沙,旋即经大坝进犯普城,于大坝地方遭自卫队一中队的伏击,自卫队弱不能支而退守月窟寨一带;同日,驻贵屿之敌200多人,马30多匹,配备小钢炮、轻机枪,策应流沙日军,再次进犯南径、麒麟,并兵分二路,一路经磨石坑、东坑、古份,向县城进犯;另一路经岗头、陈洞径、丘塘向县城围袭。后路日军行至陈洞径又与国民党自卫队第二中队接触并开展猛烈战斗,自卫队败退至大坝月窟寨一带,集合后连夜退至里湖。日军乘机派便衣潜入县城侦察内应,于是,普宁县城又再次被日军占领。

3月9日上午7时,已先占驻流沙日军100多人,从流沙出发,经赵厝寮、泗坑、涂洋向里湖进犯,并于当天下午3时再次侵占里湖。国民党县政府及自卫队连忙撤退高埔、瓜园一带,至10日夜2时又全部转移至协安乡之半坑、龙兴、白水等处。

从此,日军占驻普宁长达2个月,是三次入侵普宁时间最长的一次,他们勾结流氓汉奸,横行全县各个角落。直至5月7日,抗日战争即将进入战略反攻阶段,日军面临失败命运,始从洪阳大坝经流沙向葵潭溃退,普宁县境至此才得以光复。

据查记载,此次侵普日军,为独立混成旅团所辖独立步兵第97大队(该旅团下辖97至101共5个大队),大队长官是守田利一郎中佐,⑤日军此次占据普城期间,扶植汉奸方铁如为维持会长,萧实庄任县长。日军窜逃时,其汉奸走狗也纷纷潜逃。

当日军第三次侵普时不久,即1945年3月9日,潮汕党组织在普宁南径自暮洋村成立了潮汕人民抗日游击队,武装队伍建立后,积极开展对敌斗争,于大寮村活捉了日本炮兵界正则;在马栅村围困勒征木材日军;还在陈洞径伏击日军运输队,缴获日军lO多担军用物资。此外,还袭击了麒麟警察所和区署自卫班,俘获全部人员和武器,给日伪军以严厉打击,极大鼓舞了广大人民的斗志。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终于宣布无条件投降。当时,潮汕接受投降日军一共有4460人,在中国人民面前,日本侵略者终于得到彻底失败的可耻下场。

 

 注释

 ①周英耀《周年报政》中兵团部工作概况部份,1945年11月11日。

 ②蔡子翔《潮汕陷沦回忆录》中有关普宁一节,1948年潮州图书公司出版。

 ③李怀章《关于群众包围里湖日寇事》,见《县志会》12卷。

 ④据县武装部军史编写组调查材料。

 《抗日战争时期的侵华日军》春秋出版社,1987年。

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张珂敏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
新四军青年楷模——陈惠新四军青年楷模——…
“寸草春晖”之感“寸草春晖”之感
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记述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