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历史文献 > 普宁农民同地主冲突的经过

普宁农民同地主冲突的经过

2016-07-09 14:42:37  来源:广东区党委  浏览人数:458


编者按1926年1月11月至15日,普宁农民在党领导下爆发了第一次围攻洪阳城内方耀家族为首的地主集团的战争。这篇文章对这次战争的起因、经过、双方斗争策略、农民取得胜利的原因及其影响,都作了详尽的描述和精辟的结论。是一篇珍贵的历史档案资料,现予登载,以餐读者。

(甲)冲突的起因及农民的表示

此次奋斗中,农民表示得很好,这是因为普宁农民历年受地主压迫过甚,是其他各县所不及的原故。现举其大者:

一、     拜谊父。地主劣绅可以要农民拜自己做谊父,年献地主谊子租数十石不等。

二、     讨祖债。每遇年关,地主劣绅土豪往往随便开一篇账目,拿下乡去,见着那一个农民有钱,便把他祖父的名填上,说:“你祖父欠了我祖父的账赶快还来!”要是农民辩论及反抗则被殴打或拿其入狱,最后绅士出来调停解决。每年附城卅余乡农民要还城内方姓地主劣绅土豪的冤枉债,总数在五六千元以上。

三、     纳租之不平等条约。地主收租时,一定要农民拿出鸡鱼肉等好酒菜来孝教。若是鸡很瘦或太肥,鱼肉不鲜,地主将其全桌酒菜具推翻,要用再好的来奉侍。食后又要再取些田信鸡田信米及田信钱去,并要农民亲自把租送到他家,不管好远。地主到农民家可以多至十人八人,但农民到地主家至多不过两三人,并没有好酒菜吃。

四、不耕田要纳租。农民有因纳租过重,苦勤不堪,向地主辞田时,地主便说:“好,你自己不耕田,不管我的事,租是不能免的,并且就是逃跑了,要是有亲友在,需要追问农民的亲友,所以普宁的一定要向你收的!”所以除非农民私自逃跑,租大概三家有两家是跑到外洋去卖身当猪仔。

五、调戏农民妇女。乡间迎神赛会时,地主的儿子便到乡下去吊膀子,甚至滥入人家闺房而奸淫妇女者,农民倘若一干涉,则大祸随至,所以近五六十年来,农民不敢演戏赛会。

以上是举其大的几项,其他小的压迫的地方还很多。

因为地主压迫太狠,所以农民怀恨很深,从前因为没有组织,所以把地主没有办法;现在有协会的组织,团结起来了,所以也就要向地主反攻了。

一月十一日(编者注:指一九二六年)方姓无赖取农民的蜜柑,已同农民发生一次小冲突。一月十四日有丘姓农民到城内卖蔬菜,方姓地主谓有阻碍,乱抛其菜并叫方姓许多无赖将重殴一顿。同日下午,方姓绅党便率领民团同无赖打伤入市农民多人。因此一场大争斗便爆发了。事发后,所有的地主同绅士是站在一边的,所有的农民也是站在一边的。打的时候,所有的壮年及青年农民都很热烈的跑出来,连小孩子也都出来了的;八十岁的老农民拿起铜锣在后面打,鼓励青年农民不要退,这是因为这些农民在五六十年前曾经同地主起过一次很大的冲突,血战了四十多年,所以他们很有经验,知道要是后退大家身家性命都不保,只有农妇没有出来参加,这是因为她们都很漂亮,只能坐在家内当农民的好老婆的缘故。参加此争斗,有我们同志十余人,很努力,陈魁亚同志尤其努力,白天夜晚都同农民一块在战壕里边,所以农民很信仰我们同志,把他们的性命财产通同放在我们同志手内。

(乙)双方面的应付及我们的组织

此次争斗,在开始的时候,因为农民应付的方法太差,所以几乎中了地主的奸计。

当陈烔明的军队在普宁的时候,农民在陈军及地主之高压之下,固然不敢反抗,但等到陈军败退,国民革命军一去,农民有反抗地主的机会了,所以地主很是恐慌,遂勾结县长同农民反抗。因为拿全县城的人口计算,在城中的人口二万多,方姓的要占一万多,占全数十分之九,并且所有县公署里面的科长,科员,及游击队的队长,教育局的局长,中小学的校长以及城内各重要机关的职员都是姓方的,县长不能不同他们勾结,因为不同他们勾结,自己的位置便要坍台故也。所以地主第一个方法便是勾结县长。第二,他们用家族主义煽动全城的人,提出“方姓的人联合起来,打倒农会!”的口号。第三,他们用地方主义分出城乡界限,挑拨在城之他姓及商家并一部分尚未觉悟之手工业工人与乡村农民发生恶感,他们说;“在以前没有农会的时候,我们城内的人可以随便下乡,乡下的人进城也不敢骄傲,但是等到有了农会后,我们城内的人下乡去便要挨骂受气,乡下的人到城内来也就骄傲得了不得,所以我们城内的人应当联合起来打倒乡下的人!”

农民应付的方法太差,农民应付的方法是:一、提出“打倒方姓”的口号。这是因为农民没有阶级的觉悟,以为好像凡是姓方的都不好,不管他是不识不知的小孩子以及穷苦的手工业工人,统统该拿去杀了一样,同时我们同志也跟着农民走,更是大错。二、提出“打倒城内的人”的口号。农民以为凡是城内的人都是受了方姓的利用都不好,都应该打倒,既不拉拢县长,并且还要骂县长,使县长不能不站在地主方面,使农会孤立无助。三、坚持经济绝交及封锁县城,这是在省港罢工里面学来的。农民占据交通要道,禁止乡下的人到城内去卖东西,另在离城五里地脚塔乡开一个农民市场,使街上没有行人,冷淡起来。四、断绝城内水源。城内的人因井水不好吃,当时很多绅士派起代表拿起大红名片请求农会放三天水进城里去,但是农会并没有答应。

地主的手段很厉害,冲突发生,接二连三打了几十个电报,到汕头报告土匪攻城,并做了许多新闻送到汕头报纸去登载,县长的报告也说是土匪攻城,我们同志主持的县党部虽没有报告土匪攻城,但也只是很简单的电告农民攻城而已。当时汕头的空气很恶劣,以为真是土匪攻城。后来普宁同志虽有书面报告寄潮梅办事处,但也只是说因为农民卖菜同地主冲突,所以打起来,很不详尽。过后潮梅办事处才多方电探确实消息,慢慢一点一点的把只是农民反抗地主,并非土匪攻城的真象宣布出来,至此汕头空气才比较好一点。政府因为普宁县长报告土匪攻城,所以派兵两连去镇压。地主很是厉害,听到政府派有军队去,马上派人到很远的地方去迎接,但军队从农会所在的地方经过,看出真象,所以又带领军队绕途入城,使兵士入城时到了很疲倦的状态,然后叫许多妇人孺子假装着逃难的农民去向兵士哭诉,受土匪的蹂躏。但是当时军队毕竟还好,要先看看土匪的情形才决定态度。第二天,兵看见农会的旗帜,并见农军很有纪律,真是秋毫不犯,才知道被地主欺骗,大骂地主,并命令双方停止攻击,各缴枪五十杆。但农民以为农会章程是孙大元帅批准的,不答应缴枪,后来经我们解释说:成立农军并未有经省农民协会批准,不好不缴枪,同时军队也这样说;结果农会缴了十几杆坏枪,地主缴了几十杆好枪。

过后我们的应付态度也跟着改变,我们宣传:a打农民的并不是方姓全族的人。只不过是方姓的几个坏的地主,土豪劣绅。b我们是同城内的劣绅土豪争斗,并不是同城内所有的人争斗。这是我们要城内大多数的人不站在地主方面,逼迫方姓的地主土豪不敢来压迫农民,后来果然方姓的弱房分子表示不愿同方姓的地主劣绅共同牺牲,附城的方姓乡村向为城内方姓利用的,亦有加入农会之必要,城内李张两姓商人,更写起信拿起片子出城投降。我们当时向他们说:“这无所谓投降,只是请你们不要站在地主方面。”时城内商家因为农民经济绝交已久,市场冷淡,并因年关到了,要下乡向农民讨债,所以都起来逼迫地主劣绅同农民早日解决。

普宁县农民协会为土豪包办,我们同志在彼工作一年不大理他,所以县农会的执行委员,对于此次战争放弃责任,只有从海丰到的几个特派员,用海丰农民运动宣传队的名义在彼指挥,结果使农民不相信县农民协会,只相信海丰的宣传队。海丰特派员对外交涉也不用县农会名义,只是拿出宣传队的招牌来号召,所以当时许多反对的人都攻击海丰特派员,中立的绅士及商人都需要把海丰特派员所做的工作收归普宁农会办。打仗县农会的执行委员有到了打仗的时候来卖子弹的,当时有人问他几仙一颗,也没有买他的,他也随即拿起走了。后来觉得这种情形很不好,遂马上将宣传队取消,改组县农民协会,将县农民协会搬到第一区塔脚乡,以便指挥各乡。我们党的组织很幼稚,支部里面廿几个同志都是从海丰搬来的,因为言语关系,所以没有法子训练农民,不得不把支部封锁起来,无法子去扩大。负责同志陈魁亚,现在变成了普宁王,三岁小孩子都知道他的大名。陈同志个性太强,有无政府倾向,常想马上就要杀尽所有地主。

当时揭阳潮阳等县纷纷派代表或写信对普宁农民表同情,甚至非农民协会的人亦有派打手来帮助的,于此可以想见普宁地主压迫普宁农民是怎样的了。

双方面缴械时,汕头地委农会主张开和平会议,由省农民协会派代表会同地主及农民的代表到第一军政治部开会解决,但后来地主的代表没有到。当时地主正在:a、运动陈志强及汕头许多大绅士向老何说农会的坏话;b派十几个姓方绅士到潮安请方临川同志回去办理农会,欲将普宁农民运动受其家族主义的指挥,但为临川同志所拒绝。可是他们还不死心,更以全体加入孙文主义学会去要挟临川同志,后来还是为临川同志所拒绝。后来土豪劣绅地主果然统统加入孙文主义学会,民团局及劣绅土豪的大本营,都挂起孙文主义学会的招牌,到处宣传孙文主义学会是孙中山本人的,可是解散农会。农会不敢反对孙文主义学会,并购置枪枝准备再战。

此次潮梅办事处及区委的农委一封信,派彭湃同志到普宁去安慰农民。普宁农会接到这种消息,便预备召集全体大会欢迎。各区各乡的农会于是大锣大鼓的筹备,发传单贴标语,预备欢迎彭湃同志时并举行示威大巡行。地主劣绅听到这种消息,很是恐慌,很怕农会召集全县大会,集合武装农军示威巡行时众怒难犯。并探听得彭湃旧历十二月廿四日要到。遂在廿三日那天,派十二个绅士到农会来讲和,潮梅办事处得到地主求和的信,即派人去告诉普宁方面的同志不可把条件提得太高,得到相当的胜利便可解决。地主劣绅很怕彭湃廿四日来了情形有变,很想在二十三日晚上解决,后来实在来不及,便在第二天上午十点钟双方便签字解决了。

彭湃同志到普宁时,有七千多男妇老幼及五百多杆枪从廿多里路远去迎接,异常热烈,许多老妇指示儿童欢呼“看万岁来了!”“看万岁来了!”彭湃同志当即开会向他们演说,演说大意为:大家知道这回的胜利是怎样得到的?为什么地主劣绅要在今天上午十点的时候解决,今天这种解决并不是出于地主劣绅的诚意,是他们听说省农民协会代表来了,省农会有八十万有组织的农民,所以他们有点害怕,要在省农会代表未到以前解决,这样的胜利等于地主阶段给一点糖饼送小孩子一样!地主阶级正在运买枪枝,建筑涂城,明明是将来要与我们农民作一次最后的战争,我们自己更要加紧努力,购买枪弹,不要忘记了团结和武装自卫!果能这样,将来一定可以取销地主对于农民的各种不平的待遇。当时农民表示:(一)讨厌孙文主义学会,(二)讨厌国民党。

(丙)成功的原因。

 这次冲突的结果,农民能得到胜利的原因有:

一、     农民很热烈的参加战争。

二、     我们能改变口号分散地主的力量,扩大自己的力量。

三、     农民能实行封锁县城,坚持经济绝交政策。

四、     我们同志很努力,能得农民信仰。

(丁)事变后的影响:

 这次事变后对于各方面的影响为:

一、     从前各县知道普宁农民很受压迫,现在又听到普宁农民已得到胜利并扩大农民协会的组织,所以给潮揭二阳以很大的扩大农会机会,使普宁附近各县的农民运动比较更加好做。

二、     在战争中吸收了五十个很勇敢的好同志。

三、     使外县地主土豪劣绅更加害怕农会。在农会成立时便向农会进攻。

普宁农民自从经过这次战争后,很想把新的市场建设完成,使县城里面的生意永久冷淡下去。现拟筹备农民银行,很想省派人去指导,他们筹备银行的计划为:每个农民至少拿三元交到农会买购纸票,以后即通用此种纸票,共计发行五万元的纸票,可得到五万块现洋,可以拿一部分来办农民合作社,拿一部分办农民学校。

(本文是1926年10月广东区党委关于《广东农民运动报告》第十章的第十五节。标题是编者加的)


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员张希非英勇善战的军事指挥…
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张珂敏抗日游击队的好后勤…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