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历史文献 > 普宁农民对地主斗争

普宁农民对地主斗争

2016-07-09 14:41:58  来源:彭湃  浏览人数:670


编者按:彭湃同志是我党最早从事农民运动的先驱者和领袖,他较早地把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应用到中国革命的实践,尤其是我国的农民运动相结合,并认真总结了农民运动的丰富经验,写下了不少关于农民运动和农民问题的论著。本文节选自他1927年2月13日所作的《潮梅海陆丰办事处会务报告》。1926年1月,普宁农民在党领导下爆发了第一次围攻城内方耀家族为首的地主集团的战争。这场斗争,普宁农民能获得胜利,是和彭湃同志的正确领导分不开的。这篇文章,正是这场斗争的真实记录和经验总结,值得一读。

现在报告普宁的事件。去年办事处刚成立,便接到农民报告与地主斗争的事,但我们接到普宁县长打电来说,是普宁土匪围攻县城。报纸载“普宁县乡下和城内人械斗,还可使汕头及各地民众不同情于普宁农民,这是很危险的,政府几乎要解散农会。后来我们调查结果,是农民和地主打战。因为普宁地主压迫农民,有六十余年的历史。压迫的残酷有几件可举出来,地主可把农村烧掉,地主可以压迫农民,有六十余年父亲,纳父亲的租,有一个地主有十个佃子。农民在地主高压之下,无论怎样高兴,农村中却几十年不敢做戏。因做戏时,地主的少爷就要调戏妇女。农民也不敢欠地主一把租,若是欠了租,无论嫁老婆,卖儿子,都要还他的,农民非常痛恨地主,地主怕农民多,力量大,就用二个方法去对付农民:①家族主义,说我们都是姓方,凡商人学生工人都一齐帮地主压迫农民,因此农会姓方的也帮地主。②地方主义,说凡城内人,无论姓张姓李都要团结对付乡下农民。我们农民加入农会去对抗地主,但不知地主利用家族主义、地方主义。所以说我们打城内人,打方姓。因此使城内的人和方姓的人真的团结起来,加紧向我们压迫。在去年一月有一个农友在城卖菜,和一商人打架,因此引起两方打仗起来。这是农民孤单奋斗,城内的杂姓及姓方的人都团结在一起,在汕及各地民众也莫明其妙,政府也就同情地主。那时地主方面有五千支枪。农民只有二千支枪,故农民很怕被屠杀,故办事处特别委员,即开会决定办法,告诉普宁农友,马上变更口号。第一个口号,我们不是打姓方的,是打姓方的大地主劣绅,姓方贫苦的兄弟,是和我们很亲爱的。这就使方姓的贫苦的人,不同情地主,至少守中立。第二个口号,我们说并不是打城内人,是打城内的土豪劣绅地主,城内的一般贫苦的人,是和我们亲爱的。第三、我们是取一种封锁政策,不拿东西到城内卖,因此地主就恐慌起来,于是城内贫苦的,也就不再为大地主利用,而表同情于我们。不但不帮地主打农民,并且要偷卖子弹,私骗地主的钱。一方面我们又把普宁地主压迫农民的事实通通写出来,请各界看看,使各界都知道这种事体是普宁农民受地主压迫,不能不起来的反抗。知道我们的农民,不是土匪。而普宁县长打电向政府说土匪攻城,起于政府未明真象,所以要派兵去打农民。后来知道,我们才不吃亏。当时派队到普宁的,地主对军队说,不好往那路去,因有土匪。军队说不怕。因为军队看见农民自卫军队行礼,所以军队说:“这土匪很好,将来中国一定要有这些整个的土匪,因为这土匪是革命的”。但是地主土豪劣绅,勾结得厉害,故政府几百兵也没有办法。我们呢,开了一个大会,欢迎政府的兵,大大小小都参加,对一切不同情地主的,也接受我们,和我们亲爱。这个时候,大地主土豪劣绅,更加害怕,甘受我们处罚。那大会中有一位八十余岁的老农民,也拿锣出来打,叫人开会,更使地主胆落。还有未加入农会农民,也来说,你们无枪无人,我们都可以找枪帮人,并且联同加入农会。揭阳、潮阳、潮安、海陆丰的农民听到了,也派代表到普宁慰问,并表示实力援助。因之大地主就派二十余个绅士到我们农会来叩头请和。几十年受压迫后出气的普宁农友,因此才有向地主说话的机会。因此劣绅答应罚一千元,同时送人到政府里去监禁,我们遂得到胜利了。这次我们所得到的教训。第一地主和贪官污吏相勾结,并利用家族主义、地方主义、色水主义,来压迫农民。第二我们不好靠政府的力量,还要靠自己团结的力量,使各路农民和民众,都互相帮助。

(原载彭湃《潮梅海陆丰办事处会务报告》)


上一主题: 没有了

下一主题: 普宁农民同地主冲突的经过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