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红色记忆 > “寸草春晖”之感

“寸草春晖”之感

2016-07-09 14:14:33  来源:方惠平  浏览人数:651

“寸草春晖”之感

2004年6月1日,在省召开的纪念方方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后,方惠平和兄弟姐妹合影

在纪念我敬爱的父亲方方诞辰110周年的时候,回忆他的音容笑貌,依然历历在目;他语重心长的教诲时时鞭策着我前进。

    19455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之际,父亲要带领队伍往江西迎接率领南下大军的叶剑英同志。当时,我刚被从敌区找回到父母身边。因从小失学,妈妈苏惠要我在香港读书,爸爸则另有主意,他对我妈妈说:“全国解放在即,到时还怕没书读吗?还是让阿绒(我的小名)先跟我到部队去上好革命的第一课吧!”商量结果,妈妈依从了我父亲。于是我跟着爸爸过起紧张而艰苦的军事生活了。我们的队伍进行了“小长征”,每天步行80华里,常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间爬山涉水,穿越丛林——从广东省揭西县的河婆地区走到江西省的赣州市,又从赣州绕道井岗山直下广州城。在战斗的军事生活中,父亲对我的严格要求便是革命的第一课,这是我一生中难忘的、关键性的一课!

    广东省全面解放后,父亲担任了省人民政府副主席的工作。新政权刚建立,百废待举,他的忙碌可想而知。可爸爸还总是挤出茶余饭后之暇关照我的学业。爸爸讲起话来绘声绘色,让人一听就着迷。我在执信女子中学读书的时候,一次初一班的劳作课要每人剪贴一只鸽子。我把剪好的鸽子贴在白纸上。一眼望去,似鸡又似鸭,简直是四不象,便带回家重做。午休时分,爸爸兴致洋溢地看了我的“杰作”,然后用潮州话说:“你看,鸡要变成鹅了!”这下真使我笑弯了腰,而爸爸自己却不笑,他十分认真地在一张光面纸的背面画了一只飞鸽,画得象极了。我照着画线把鸽子剪了下来再贴到白纸上。“怎么搞的,看去又不象了!?”我厥嘴又锁眉。爸爸也瞪大眼睛察看这只“又不象”的“新作”。接着一声不响地在鸽子脸部加上个小圈,又小心奕奕地在圈内点上一个小圆点。“呶,鸽子要飞走了。”父亲说。我把它抓过来一看,妙极了!纸上出现了一只栩栩如生的飞鸽。我感激地看着父亲,这时他和悦地说:“古代画家画龙点睛,我们是画鸽点睛”一阵开怀的笑声之后,他给我叙述了古画家张僧繇画龙点睛的典故。后来,我又把这画鸽点睛的故事讲给我女儿听。

1952年,我在北京俄文专科学校学习时,因读书用功过度,严重神经衰弱,进了医院。父亲知道后,立即从广州寄来了一封航空信。这是爸爸百忙中写来的亲笔信。我多么珍惜这一封富于哲理,内容丰富的信哟!可恨的是,文革初期,这封信因我家被抄而失踪了。但信的字里行间我记忆犹新。爸爸写道:

“阿绒,亲爱的孩子:

爸爸读了你给妈妈的信了,得知你又一次病倒了。我一再嘱咐过你,凡事要量力而行。你总是不听,这不好。爸妈指望你将成为体魄健壮的知识家,而不希望你是个体弱多病的学问者。要懂得,做学问不能求之过急,应象压路机那样压着地面稳步前进。……”信的第二部分是龟兔赛跑的故事。父亲的信以讲故事的方式启发我如何把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用于指导学习,用于解决健康与学问的关系问题。

    父亲对我们兄弟姐妹的教育是兼顾德、智、体三个方面的。他的教育方式是以理服人的。父亲是一省之长,他的公务如山,诸事杂沓,可是对子女的教育却孜孜不倦。今天,回首父亲对我的教育与爱抚,自然而然地忆起唐朝诗人孟郊的诗句:“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对父亲总是怀有“寸草春晖”之感。

 

2014年于暨南大学)


上一主题: 1926年的农军《布告》

下一主题: 难忘的梅峰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