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普宁市红色文化研究中心 > 红色记忆 > 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记述

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记述

2016-07-09 14:13:29  来源:罗绩口述,王宋斌整理  浏览人数:738

关于普宁农民运动的记述

1924年7月,当时在韩山师范学校读书的共青团干部伍治之同志,因公来普宁,在县农会成立大会上登台讲话,号召农民兄弟团结一致,凡事认清是非,划清敌我界线,坚决同地主阶级作斗争。同时他带来农会章程多份。我即在家乡和附近乡村宣传发动,组织农会,使农会组织迅速在农村发展。

1924年,杨石魂同志和我县的方达史、方临川等进步青年已加入共产党。在他的教育引导下,当时我县一批知识青年,如方方、伍治之、黄中坚、罗绩、卢世光、方书略等人走上革命道路,大部分人参加了广州第二届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这时,方临川同志以省农会代表身份来普宁县开展组织农会工作。彭湃同志也调派陈魁亚等十多人组成宣传队,进驻南径老祠,作宣传组织农会工作。方临川同志闻讯后,即带领方思琼即方方、方书略、黄中坚、卢世光和我等同志前往南径与海丰宣传队同志辩论。开头由于双方未提出来历造成误会。后来经过双方介绍了解,由伍燮珍同志(白坑人)调解,才知道同是共产党领导下走革命道路的同志,革命目标一致,我们终于携手团结一致,努力开展农会工作。

我县农会是在1923年冬由南山人陈若珍和南园何石等人筹办的。陈若珍筹办的农会的动机是不纯的,目的是为了个人争权夺利。1925年3月,海丰宣传队同志和我们对他多次教育无效,便把陈若珍逮捕法办,禁在县政府牢狱四个月。并对其农会进行改组。何石同志与陈划清界线,与我们精诚合作。为了充分发动附城八乡一带农民起来革命,我们便把原设在流沙前蔡村的县农会办公地址搬迁到乌犁塔脚,利用八乡小学二楼作县农会办公场所和住宿。

    普宁县农民协会正式成立,陈魁亚同志是党支部书记,总理县农会事务工作。选举李崇三为县农会会长兼总务部主任,委员刘其佳、杨宗负责财政部,杨少英负责裁判部,我担任组织部主任,兼一、八区特派员,并负责林惠山党支部书记。伍燮珍为县农会顾问。省农会潮梅海陆丰办事处派吴棣伍来县任副秘书兼农会外交,陈修同志为县农会出版小报主笔并编辑。普宁县农会以旧制全县地区划分九个行政区,各区各派海丰同志一人作特派员,并指定区委成员。

一区办公在塔脚县农会楼下,特派员陈歧凤,区委余耀明。

    二区设流沙南园村,特派员陈宇任,区委何明章。

    三区设梅峰进坡村,特派员陈颂,区委赖隆林。

    四区设南坡村,特派员黄茂祥,区委杨振世、黄寿山。

    五区设西社花柳园的娘宫,特派员李存嘉,区委蔡维汉。

六区设月堀寨,特派员张杰,区委张良。

七区设青洋山,特派员林景光,区委?

八区设南溪,特派员林鸿扬,区委张浦昭。

九区设大坝九江村,特派员彭奕,区委伍兰善、罗云光、秦君平、赖亚心。

各区特派员协同区委同志夜晚分头到各个自然村开会员大会,以马列主义理论宣传教育农民,指出农民身受三座大山的压迫剥削,生活十分痛苦,只有参加农会,坚决与地主、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作斗争,才能解除痛苦,翻身做主人。因而广大农民思想觉悟不断提高,踊跃参加农会。在县农会领导下,社会秩序良好,前所未有,禁止赌博、吸食鸦片,出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良好风气。农民群众发生大小事件,都交农会调理,避免贪官勒索。

各区特派员和区委夜晚下乡开会宣传,晚出三更回,不论天寒地冻,暑热天气,风雨黑暗,艰苦奋斗,不辞劳累。我们生活简朴,不贪污,不受贿,出生入死,以革命精神为彻底解除农民群众痛苦,为人民利益而奋斗不息。我们与农民群众打成一片,情同骨肉,亲如兄弟。陈魁亚同志负责全县农会重担,事务繁忙,日夜工作,不管精神怎样疲劳,还坚持工作,有时病了,便带病办公,精神十分感人。

1926年1月15日第一次围攻普宁县城,爆发一场农会与地主阶级剧烈的斗争。1月14日,马头山农会会员丘越房,在城内大街方益兴店边卖菜,益兴不许其摆卖,唆使流氓多人,不分皂白,把青菜推翻于大街,并将丘越房殴打重伤。丘家闻讯请县署验伤,县署不但不验,反将丘下狱。这时,城内地主、流氓气势更加嚣张,将进城做买卖的农会会员,用武器乱打。因而激怒八乡农民起来反抗,第一次围攻封锁县城,不准乡民入城买卖。并在塔脚开辟自由市场,极其热闹。县农会还开辟有农民银行、饮食业、纱布店、蔬菜摊等。附城八乡农民都纷纷来上塔脚市。斗争结果,农民获胜。彭湃同志代表省农会从汕头来普宁县慰问并视察指导工作。我县农会即派代表及农民自卫军大队长何石、分队长廖贞祥、教官余立寰,带领农军和各区农民代表七千多人一同前往二十多里外的广太墟欢迎。彭湃同志到塔脚后,在欢迎会上讲话,姿态和蔼,满脸笑容,说话感召力极强。会场充满热烈气氛。

1926年11月,省农民协会提出“二五”减租,经省政府通过下达执行。可是地方上地主阶级却极力反对,甚至威胁农民说“今年减二五,明年还五十”来抗拒和破坏减租运动。县农会认为要达到“二五”减租的目的,必须进行一场广泛深入的宣传和激烈的斗争。县农会便在葫芦地的旗北虎地方,召开全县农民会员大会。会场搭三个主席台,中间一台是县党的领导人及县农会领导人,左右两台是各区特派员和各区农会长。参加大会人数达三万多人,挤满会场。陈魁亚同志在大会上报告减租减息的重大意义,指出地主不劳动长期收租,是压榨剥削农民血汗,号召农民群众坚决与地主作斗争,实行“二五”减租。到会会员也齐声要求减租,群众吼声震天。为了领导这场斗争,全县还成立了“二五”减租委员会,陈魁亚同志兼任委员会主任。县农会连续出版“二五”减租特刊。在党的领导下,“二五”减租取得胜利。县农会为了庆祝“二五”减租的伟大胜利,于同年旧历十二月中旬在塔脚自由市公演话剧助庆,气氛极为热烈。

 

(本文根据罗绩同志生前口述材料整理)


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张声文英勇顽强的共产党员…
初心永葆莲花白初心永葆莲花白
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色梦普宁游运圆了我的红…
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月在西山大队的斗争岁…